完美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劫长生记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爱意绵绵

  虽然有地图作指引,但是两人的速度并不快。
  这是一种莫名的感觉,仿佛两个人故意放慢了速度,想要慢慢享受这段同行的时光,但是谁也没有明言。
  然而,一段路终究是有尽头的。
  一天过后,两人来到一座断崖前。俯视崖底,有一个巨大的阵法光幕,里面灰蒙蒙的一片,从外面无法看到内部。
  “按照地图所示,红莲业火就在下方这个大阵中!”秦叶一边比划羊皮卷,一边说道。
  萧天凤站在崖边,并没有动作。
  虽然她戴着面纱,看不到表情,但是从她的双眼中,没有流露出半分期盼的神采。
  “你不想得到红莲业火吗?”秦叶疑惑地问道。
  萧天凤淡淡道:“我如果说不想,你信吗?”
  秦叶愈发糊涂:“你如果不想,那为何还要来寻这神火?”
  萧天凤叹息道:“因为责任!”
  秦叶追问道:“那你为何又不想要这神火?”
  萧天凤轻声道:“因为我想保留一些美好,那些对我来说,比神火更重要!”
  秦叶翻着白眼道:“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总之,我们已经达成协议,我助你得到红莲业火,你告诉我洛雪的下落!”
  随后他不再浪费时间,凝聚全身功力,一拳向崖底大阵光幕轰去。
  然而,大阵光幕将他的拳劲尽数吸收,却没有半点破开的迹象,依旧在崖底固若金汤。
  秦叶见状,取出赤焰神剑,凝聚功力于剑身,朝光幕猛地挥出一剑,同时大喝一声:“赤焰降魔!”
  与此同时,萧天凤也没有闲着,同时施展南明离火和太阳真火,配合着一起轰击大阵。
  可是即便如此,光幕大阵只是稍稍兴起了一丝波澜,尔后便再次归为平静。
  “阵法之道玄妙无穷!”
  “若是天阵师全力布下的大阵,想要用蛮力将其破开,除非有远超布阵之人的功力。”
  “此阵乃叶飘尘所布,天下间已无人可以蛮力破解。”萧天凤风轻云淡地说道。
  秦叶不死心道:“除了蛮力破阵,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萧天凤轻笑道:“有,除非你也懂得此阵!”
  显然,她并不认为秦叶懂得叶飘尘所布下的大阵,言语间不免带些调笑之意,看来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急。
  然而,秦叶却把这句话当真了,不仅没有放弃,反而聚精会神地观察大阵,脑中飞速思考着。
  过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萧天凤只是在一旁等候饶有兴致的盯着秦叶的脸,仿佛百看不厌。
  可是秦叶突然一拍大腿,高兴道:“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叶飘尘是叶渔的女儿,前不久老渔把叶家的绝学《九死一生阵》传给了我。”
  “那阵法我见过一次,跟眼前的这个极为相似。”
  “只不过我一直忙于其他事务,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此阵便是叶家的《九死一生阵》!”
  “哈哈,我有办法破阵了!”
  听到秦叶的话,萧天凤目瞪口呆。
  她的眼中没有多少喜悦,反而多出几分惆怅。
  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崖底的大阵缓缓开启。
  正如秦叶所料想的那样,此阵便是叶家的《九死一生阵》。
  他便是按照叶渔传给他的玉简,顺利的将此阵给破解开来!
  随着阵法的涣散,崖底的景象渐渐呈现出来。
  此刻,一团如红莲般妖艳的火焰,正在崖底熊熊燃烧,其美感妙不可言。
  只不过在火焰的中心,有一具人形的骷髅残骸,显得格外碍眼。
  这般境况,秦叶不是第一次见到。当年在天魔山,便是如今日这般。
  所不同的是,当年南明离火煅烧的是幽皇尸骨,而眼前的红莲业火,煅烧的恐怕便是那冥皇的尸骨。
  “我承诺你的事情兑现了,快去收了红莲业火,然后兑现你的承诺吧!”秦叶沉声说道。
  萧天凤转过头,美眸紧紧盯着秦叶的眼睛,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情绪。
  当秦叶的双目与之对视,他的心中竟然莫名生出一种刺痛感。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此时一种复杂的情感,在二人心中慢慢滋生。
  秦叶的大脑乱作一团,仿佛抓到了什么关键,但是又怎么都无法明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几个突兀的声音传来,将两个人从奇异的思绪中惊醒。
  “幽小姐料事如神,萧天凤果然铤而走险,最终还是要来寻这红莲业火!”
  “废话少说,本小姐是不放心你们这群猪,怕你们在岛上乱窜,才召集你们来此地守株待兔!”
  “嘿嘿,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这次萧天凤就算插翅也难逃了!”
  “喂喂喂,你们之间的恩怨我等可不参和,我们只是来寻红莲业火的!”
  “哼!在萧天凤陨落前,谁也不许沾染红莲业火。待我等将她狙杀,所有人再各凭本事。否则,便是与我等为敌!”
  “同意!”
  “同意!”
  “同意!”
  ……
  秦叶和萧天凤并肩而立,扫视着周围不断逼近的人群。
  萧天凤对身侧轻声道:“此事与你无关,你无须引火烧身。”
  “至于你所要知道的事情,不论此役之后我是生是死,你都会得到答案!”
  话音刚落,萧天凤便冲上云霄,南明离火和太阳真火齐出,绚丽多姿的招法挥洒大地。
  周围的各派高手也一拥而上,各种狠辣手段尽皆使出。
  秦叶看着萧天凤离去的身影,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但是他却不忍心看着她去送死。
  然而,理智却又告诉他,萧天凤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她的生死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秦叶站在原地没有动作,此刻脑海中非常凌乱。
  他总觉得萧天凤似曾相识,常常会忍不住将之与萧洛雪相比较。
  虽然她们之间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是骨子里的某些东西,却是一模一样的。
  “洛雪到底在哪里?萧天凤究竟是谁?”
  “洛雪还活着吗?萧天凤与我之间为何会有这般默契?”
  “洛雪会忘记我吗?萧天凤为何不想取那红莲业火?”
  “洛雪会变心吗?萧天凤所说的美好是指什么?”
  “洛雪见到我会如何?萧天凤为何会流泪?”
  秦叶疯狂的在心中质问着自己,无数问题犹如重锤,反复敲击着内心。
  他每每感觉即将找到答案,但是却又犹如天马行空,难以捕捉。
  时间不长,萧天凤的鲜血洒遍大地。
  眼看着她的伤势越来越重,恐怕最多撑不过十招,一代传奇便要陨落尘埃。
  然而,在战斗最为激烈的一刻,萧天凤竟然用余光瞄了秦叶一眼。
  就是这一眼,被秦叶完完全全地捕捉到了。
  他看到她的眼角滑落出一滴晶莹的泪花,那绝对不是痛疼所致,也不代表悔恨或遗憾。
  那是一滴充满爱意的眼泪!
  没错,萧天凤在生命的末路,对秦叶流出了一滴充满爱意的眼泪!
  由此联想,之前萧天凤被秦叶救走,在其怀中流出的泪水,并不是被吓怕或者妥协,那是一种喜极而泣的泪水!
  此时此刻,秦叶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个画面。
  东郡城大街,秦叶和萧洛雪并肩而行。
  秦叶忍不住问道:“小姐,洛芸小姐似乎对你有敌意啊!”
  “作为你的护卫,我有责任弄清任何可能对你造成危险的人。”
  “不知小姐能否为我解惑,你们姐妹之间为何会如此不睦?”
  萧洛雪沉默半晌,语出惊人道:“因为我们不是嫡亲姐妹。”
  秦叶闻言,皱起眉头,显然对此回答大惑不解。
  接着,又听萧洛雪道出一个更加石破天惊的秘辛:“不仅如此,而且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爹娘的亲生女儿!”
  “这还是我长大以后才得知此事!”
  “二十一年前,娘临盆难产,耗尽心力,始终难以诞下腹中之子。”
  “她坚持了一天一夜,眼看要支撑不住,命悬一线。”
  “于是,爹决定大胆尝试,为娘剖腹取子。”
  “可是结果,不仅取出的孩子胎死腹中,而且连母亲也绝了气息。”
  “就在爹悲痛欲绝,萧府上下愁云密布的时候,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光柱将母亲所卧的床榻笼罩住。”
  “众人对此情景大惑不解,一番查探之后,还是没有找到金光的源头。”
  “然而半刻钟后,母亲渐渐有了呼吸,伤口处慢慢愈合,重新有了生命的迹象。”
  “在母亲的床榻一侧,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女婴,而这个女婴就是我!”
  “后来老祖宗出面,说这是上天赐予萧家的神婴,拯救了萧家的危难,让爹娘将我收作女儿,将来长大如若却有不凡,则立我为萧家长女嫡传,为下一代家主!”
  “当时爹娘遭遇生死离别,又劫后逢生,特别是亲眼目睹女婴降临带来的神迹,自然对于老祖宗的话深信不疑,当即就遵从了老祖宗的话。”
  “后来许多年里,在爹娘的悉心养育之下,我慢慢长大,不仅修为一日千里,而且心智过人。”
  “于是,老祖宗和爹娘在我十八岁那年,当众宣布立我为萧家下一代家主!”
  听完萧洛雪的讲述,秦叶不由张大了嘴巴:“还有这等匪夷所思之事?!”
  萧洛雪点了点头,语气肯定道:“成年以后,我通过诸多途径查证此事,确认无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