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轮回:从地府临时工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诡异的世界

  卢瑟苦笑了下,勉强保持风度地点了点头。
  他现在下体一片血肉模糊。哪怕轻轻动一下,都是钻心地疼。
  他堂堂一名变异人子爵大人,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苦头。
  他苍白的脸庞逐渐柔和。身上绷紧的肌肉散去,脂肪层高高鼓起。
  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又回来了。
  她向陈魁张开怀抱,伸出渴望的双手。
  “来吧,将你的‘长剑’刺入我!我卢瑟子爵愿赌服输。”
  “——今晚我便是你的妻子!”
  看着眼前这位裙下血迹斑斑,目光却热情地能吃人的变态家伙。
  陈魁脸上阴晴不定,觉得自己的三观正在被人砸碎。
  如果不是顾忌对方自称子爵的贵族身份。
  他真想用手里的黑伞,切开他的脑子。看看到底是哪里的神经出了问题。
  海兔人之间的决斗,胜者有权利拥有败者的一切。
  但这位子爵要求的结果,显然无法让人收获到胜利的喜悦。
  “刺尼玛!你回家刺你自己去吧!”陈魁呸了一口骂道。
  随即他推开面前的舱门,快步走了出去。
  那位讲究风度的子爵,夹着颤抖的腿站起来,似乎还想努力劝说什么。
  忽然一道透明的水柱,从陈魁的后颈上射出。
  凝炼的水柱像一柄尖锐的长矛,无声无息地刺入了子爵卢瑟的眉心。
  出其不意,又快若闪电。
  卢瑟到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只是短短一秒。
  那道水柱又射回了陈魁的后颈。像似从未出现过一样。
  谁也不知道它从那位子爵的脑子里拿到了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它刚刚夺走了对方的生命。
  自动舱门刚刚合上。
  卢瑟子爵已两眼失神地软倒在地上。
  他的眉心上有一个小指大的窟窿,正流出汩汩的透明体液。
  无声地宣告着子爵真正的死因。
  “嘶我刚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
  走出舱门的陈魁疑惑地摸了摸后颈。
  不疼,有点痒。
  没有肿包,也没有流血。
  他原本以为是自己临走时,被那位小心眼的子爵在身后用暗器偷袭了。
  结果似乎不是他想的那样。
  对方好像还是挺有绅士风度的。
  被自己击败后,至少口头上愿意向自己这样的“贱民”认输。
  至于收下一个不知男女的子爵大人给自己生孩子。
  抱歉。他小小心脏,承受不起如此大的福瑞。
  虽然一个神国子爵的身份,在这块神国的偏僻之地会很好用。
  但鬼知道那个变态子爵,会不会下一刻就翻脸不认人。
  而且对方那种极度恶心的要求,身为正常人的陈魁实在是接受不了。
  哪怕“她”貌美如花,身娇体柔。哪怕他来做攻。
  陈魁的答案都一样。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哗身后的舱门忽然打开。
  “杀人啦!有凶手杀害了卢瑟子爵!”一个惊慌的呼喊声从里面传来。
  刚刚离开医疗船,走到小镇上的陈魁浑身一震。
  他听出来那个熟悉的声音,是刚给他做完基因改造手术的陈医生。
  陈魁瞳孔微缩,发觉不妙。
  明明自己刚才只是在决斗中,下手阉了那位心身变态的子爵。
  那种伤势对自愈力强悍的海兔人来说,根本不会致命。
  那在决斗中受伤的子爵,又是死于何人之手?
  陈魁下意识觉得自己此时不能回头。
  更不能让那个发现命案的陈医生看见自己。
  刚刚和那位子爵在医疗船里进行过决斗的他,此刻肯定在别人眼里拥有最大的嫌疑。
  他低着头,迅速拐入旁边一个阴暗的小巷。
  这个方圆仅一里的小镇上,可是住着数量上万的变异人。
  如果自己被人认为有杀人嫌疑,而且对象还是一位地位不低的子爵话。
  怕是今天根本走不出这镇子。
  才改造的海兔基因,他都还没时间熟悉。而且海兔基因本身战斗力就不强。
  这种花里胡哨、不入流的弱小基因,在真正的战场上连当炮灰都会被人嫌弃。
  只能充当犒慰士兵的货色。
  陈魁也只把它当成了自己混入变异人内部的通行证。
  他背后的组织势力微弱,在变异人掌控的神国里也只有这么大的能力了。
  还好这里是没有街边监控的边陲小镇。
  陈魁如果不被第一时间发现,还是有机会逃离的。
  比如穿过这条小巷,他就能到达小镇里唯一的“公交站”。
  那里有一批可以用星币雇佣的鸟人,载着自己飞离这片是非之地。
  一名子爵大人在医疗船上遇害,让整个小镇的反应速度很快。
  刚钻入小巷的陈魁,已听到巷外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了狗熊警卫们的咆哮。
  想必是陈医生的呼喊,惊动了镇子上正在巡逻的神国警卫。
  要是被那群皮糙肉厚又力大无比的狗熊给围上,那可就九死一生了。
  陈魁心里预想着可能出现的威胁,下意识加快了脚步。
  然而他在将要跑出巷子的时候,不得不停了下来。
  因为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看不清容貌的人,挡在了正前方的巷口中央处。
  陈魁如果要穿出巷子,势必得从对方身边经过。
  而黑斗篷看样子,明显是故意出现在这里堵他的。
  对方出现得很突兀。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陈魁心弦瞬间绷紧。用力握紧了手里的黑伞。
  他知道一定是对方的速度,快过了自己的视觉反应。
  才会在进入巷子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出现。
  这家伙该不会是镇上的警卫吧!难道自己这么快就被人盯上了?
  “你这个杀人凶手,想要逃跑?”黑斗篷的语气很轻佻。
  就像是在陈述一件既定的事实。却有带了一丝嘲讽的意味。
  长长的帽檐遮住了他的面容。声音中性柔和。从外表上分辨不出性别。
  他的个子很高大。比一米八的陈魁还要高出一个脑袋。
  那隐藏在斗篷下的魁梧身形,给了陈魁很大的压力。
  对方速度很快,而且力量肯定不弱。
  像他这种喜欢玩技巧的。最怕的就是遇到力量和速度都碾压自己的对手。
  对方一来就认定自己是杀人凶手。
  让陈魁感到震惊和意外。还有一点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