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玄学大佬燃翻天 > 第157章 假的让人恶心(十二更)

  每一鞭子,砚灵兮都是下了死手的。
  邢峻身上没有一点伤,但却疼的满地打滚,像是被放在火上烧,又像是被腐蚀到,恨不得用刀剜肉,真觉得不如死了算了。
  邢峻只是个普通人,手里那点保命的小手段恐怕也是包宏达和院长给他的,能对付鬼,却对付不了玄术师。
  他也不像那个道士,是货真价实的玄术师,还能稍微抵抗一下。
  两鞭子下去,邢峻已经浑身湿透——全都是疼出来的汗水。
  “啊啊啊啊,别打了,好疼啊啊啊啊啊!”
  砚灵兮面无表情,又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邢峻趴在地上,没有一点力气,呼吸粗重,心里的恐惧到了极点:“别杀我,别杀我......我知道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可是这不能怨我......我也是被逼无奈,如果我不答应......我就会被辞退的!你们知道找一份工作有多难吗?没有工作我会饿死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看在我是被逼的份上,求你们放过我吧......”
  “你真的是被逼的吗?”砚灵兮冷声问,“如果你真的是被逼的,你就会觉得愧疚,而不是贴上标签,当做你的战利品。”
  想起他们进来时,在餐桌上看得到的西餐,砚灵兮更觉得恶心,如果真的愧疚,他能活的这么“光鲜亮丽”吗?
  仿佛一把利刃,只插心脏。
  邢峻愣了一下。
  他没说谎,他是愧疚过的,可是那点愧疚,和能拿到手里的财富相比,是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只是想让自己活得更好,更有尊严,他有什么错?!
  他没错!
  可是邢峻知道,他不能这么说,他要活着,无论怎么样,他要活着。
  所以表面看,他依旧是一副愧疚难过后悔不迭的模样。
  那铁丸好像只能控制他的言语,并不能控制其他。
  “很假。”砚灵兮冷冷地说,“假的让我恶心。”
  邢峻一滞,愤愤地看向砚灵兮。
  “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因为只会让我更想打你。”砚灵兮说完,鞭子如约而至。
  “啊啊啊啊!”
  砚灵兮要搜他的身,莫玄淮阻止了她,自己上手,从他内侧口袋里摸出一张黄符。
  呵,还真是谨慎,特意放在内侧的口袋。
  在莫玄淮搜他身的时候,砚灵兮也没停着,在房间里搜,有些地方藏着黄符,隐藏的很深,都是对付鬼的。
  如果有鬼无知无觉地来了,这几张符足以让他们灰飞烟灭,渣都不剩。
  也难怪,他害死了那么多人,却至今都没有受伤,因为鬼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
  “这就是你保命的手段,对吗?”砚灵兮问,“人间的证据有包宏达和院长替你隐瞒,鬼界的鬼想要找你报仇又靠近不了。可是现在......”
  砚灵兮掏出打火机,按下打火键,一簇火苗燃烧。
  她把那些符咒全都烧了个干净。
  “没了。”
  砚灵兮说:“你猜,没了这些,你会是什么下场呢?你是医生,又给那么多孕妇接生过,一定做过剖腹产吧?他们会不会也让你尝尝这种滋味呢?”
  邢峻故作淡定:“不会的,她们都死了,不可能再来找我了!”
  砚灵兮笑:“可是杨念薇没有哦。”
  邢峻一愣。
  “杨念薇是精神失常了,可是我能治好啊。”砚灵兮说,“等她好了,知道当年是你狸猫换太子,你觉得她会不会饶过你呢?我可真是太好奇了。”
  邢峻浑身僵住,表情难看,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身上竟然传来一股尿骚味——他被吓尿了。
  砚灵兮嫌恶地皱了下眉。
  她挥起鞭子,展柜上的玻璃瓶全都被带倒,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
  “莫玄淮,我们走。”
  砚灵兮当然不会就这么不管邢峻,只是就这么送他去坐牢,也未免太便宜他了,必须要让他受够折磨!
  杨念薇还在她家,神智还没有彻底清醒,所以她也没告诉赵成凯他们,要不要见面那是杨念薇要考虑的事情。
  杨念薇对邢峻动手以前,砚灵兮派了罗贤周奇他们盯着,不能让他离开这里,不能让他去寻求帮助。
  又过了两天,杨念薇才真正的好了。
  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死,还被砚灵兮救了送回家去了,杨念薇直接给砚灵兮跪下磕了三个头:“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砚灵兮照旧还是躲开了,她真没有爱受别人磕的头的爱好啊!
  “至于邢峻,就是他换了你的孩子,你要报仇吗?”
  杨念薇目光仇恨,咬牙切齿道:“当然!”
  就料到会是这种回答。
  砚灵兮点头,嘱咐道:“你想对他做什么我不会管,但最好不要弄死了,真正的幕后凶手是包宏达,还要留着他去指认呢。”
  杨念薇闭上眼睛,深呼吸,片刻后,勉强忍住杀意:“好,我知道了。”
  两天了,已经整整两天了!
  邢峻躲在卧室的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整个公寓的灯全都开着,一到傍晚,就算天还没黑,他也要把灯全部都打开。
  因为这两天,他根本就没出去过!
  不是不想出去,而是出不去!
  一定是有鬼,有鬼要害他,他要怎么办?他要怎么办!
  他根本联系不到外界的人,这两天,他打了无数电话给院长,可全都是无信号,他甚至看到了一条信息。
  发信人是他,收件人是院长,内容是他要请几天假。
  难怪他都两天没去上班了,却根本没有人来找他!
  邢峻甚至想过,要不要从楼上跳下去,可这是十六层,跳下去会死人的!
  邢峻两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双眼熬得通红,却还神经质地打量着周围。
  他忍不住想,这两天没动静,说不定杨念薇根本就是砚灵兮放出来的幌子呢?
  就在这时,阴风大作。
  同一时间,整个公寓的灯全都爆裂开来,房间陷入黑暗。
  一股说不上来的阴寒之气迅速蔓延,即便隔着被子也能感觉到。
  邢峻大气不敢喘。
  然而,就在下一秒,面前突然出现一张女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