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玄学大佬燃翻天 > 第159章 裘媛媛死,阴魂不散(十四更)

  杨念薇没有选择和家人再见一面。
  他们已经适应了没有自己的日子,就算和他们见了面又怎怎么样呢?最后的结果还是要离开。
  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自己又“死”了一次,凭添悲伤罢了。
  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他们身体健康,平安喜乐,这就足够了。
  杨念薇又去找了南长丽,诚恳地道了歉。
  不过没有多待,毕竟南长丽现在怀着孕。
  之后......就没别的事了,她只能去投胎了。
  几天后。
  在休息的时候,周奇忽然从外面回来了:“老大,裘媛媛好像又不想出家了,我看她最近又想去骚扰时玉书。”
  砚灵兮意料之中,平心静气符又不是无敌的,若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往坏人身上一用,世界早就太平了。
  但用过之后,至少心中的戾气会减少很多。
  可周奇说,裘媛媛还想去骚扰时玉书,看来她还真的是心中无一点善念啊。
  想了想,砚灵兮又给了他一张倒霉反噬符,让他放在裘媛媛房间里。
  倒霉反噬符,运气会变差,对别人的恶意也会反噬到自己身上。
  砚灵兮原本以为在这张符的作用下,裘媛媛一定会霉运缠身,再没有心思去纠缠时玉书。
  然而,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她竟然得到了裘媛媛死亡的消息。
  周奇:“平心静气符不是对她不管用了吗?她心思就又活络起来了,每天跟个变态似的窥探时玉书的生活,心里又不满足,就又去跟车了。”
  常娴咋舌:“又去跟车了?”
  这姑娘还真是......算了,无法描述。
  周奇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时玉书当然不可能理她,她就又恼羞成怒了,开着车就撞上去了!”
  徐雪莹惊讶道:“然后呢?”
  砚灵兮扫视一圈,人人鬼鬼的,全都围成一圈听周奇讲,跟故事会似的。
  “时玉书知道她是个疯子,早有预料,开车跟赛车似的,唰唰就避开了,再说了,有我们帮忙,想不避开也不行。”周奇趁机表忠心,“老大,你给的任务我们肯定要用心完成的!”
  “别拍马屁了,赶紧的!然后呢?裘媛媛怎么就死了?”
  周奇:“不是说了吗?她是个疯子,一下没撞成,就来第二下,结果自己的车失控,冲开栏杆,掉河里去了。等救上来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就今天的事。”
  这还真是......自作自受啊。
  如果她不要时玉书的车,自己也不会掉进河里。
  徐雪莹眉头微皱,看起来在思考什么事:“灵兮,裘媛媛死了,那她会不会还去找时玉书啊?是人的时候还有诸多限制,现在成了鬼,别人也看不到她,也不会对付鬼,会不会有危险?”
  砚灵兮:“......”
  肯定会的。
  时玉书还真是蓝颜祸水啊。
  砚灵兮有点累,之前杨念薇那件事让她那几天心情恹恹,闷闷不乐,好不容易缓回来,还没几天,时玉书又出事了。
  她不耐烦地掐指算了算,不耐烦的表情忽然一收,眉头拧起。
  徐雪莹他们对视一眼,这是怎么了?
  砚灵兮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无语地说:“她还真的去找时玉书了。”
  众人众鬼:“......”
  那位大姐追星追魔怔了吧?都他妈死了,第一时间不去回家,反而去找时玉书?
  砚灵兮叹了口气:“走吧。”
  徐雪莹问:“灵兮,你去哪儿啊?”
  “救人。”砚灵兮头也没回,“你就别去了,会有危险。”
  徐雪莹应了一声,看着莫玄淮快速跟了上去,两人并排走在一起。
  不知道砚灵兮说了什么,莫玄淮很自然地俯首贴耳。
  徐雪莹眨了眨眼。
  哇哦。
  坐上车后,砚灵兮发现一个问题:“我们不知道他家在哪儿。”
  莫玄淮:“他现在应该在剧组,一部戏的拍摄时长一般都在三至无个月,九州传还没拍完。”
  “对哦,那我们先去剧组,如果不在的话,剧组的人也肯定知道他在哪儿。”
  九州传剧组正在拍摄,本来今天有时玉书的戏份,但时玉书受了点伤,住院了,只能先拍别人的。
  总不能整个剧组停下来等他一个人,那造成的损失太大了。
  “那他在哪个医院?”砚灵兮问导演。
  导演神色为难,刚出了裘媛媛的事,他真怕自己说出时玉书的位置后他又出事,那自己就该退圈了。
  砚灵兮:“赶紧说啊,我赶着去救人呢。”
  导演:“啊?救时玉书啊?他又咋了?”
  “你管那么多,赶紧说。”砚灵兮目光幽幽,“再不说,打掉你的牙。”
  “......”导演抽了抽嘴角,喏喏道,“你们真的是去救人,不是做别的吧?”
  砚灵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导演不自在地挠了挠脑袋,咬牙道:“好吧好吧,他在......”
  砚灵兮没有耽误时间,立刻和莫玄淮离开。
  作为粉丝千万的明星,尤其刚刚经历私生恐怖的袭击,他住的是vip病房,没有允许根本不让进这层。
  当砚灵兮和莫玄淮赶到的时候,VIP楼层寂静无声,落地可闻。
  咨询台的两个护士全都趴在上面,走在路上推着车的护士和医生倒在地上,每个房间的病人全都昏睡不醒,不省人事。
  砚灵兮和莫玄淮对视一眼,连忙去找时玉书。
  “砰”的一下踹开门。
  时玉书正被裘媛媛掐着脖子,面色涨红,痛苦地张着嘴。
  裘媛媛表情狰狞,连门被踹开了都不知道,她死死盯着时玉书,愤怒道:“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明明都是为了你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可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不听我的劝,为什么不让你做什么你偏要做什么?!”
  时玉书硬生生从牙缝里吐出几个字:“老子......愿意!”
  裘媛媛愣了一下,随即陷入更深的怒火中。
  不识抬举,不识抬举!
  她眼球外凸,眼中红光越来越盛,脖子隐隐有青筋凸起。
  “既然你不听话,那你就去死,去死啊——”
  她手上力气加大,时玉书感觉自己一点空气都呼吸不到,心中悲愤,没想到自己还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一只拳头凭空出现。
  “砰!”
  裘媛媛被击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