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经年留影 > 第47章 偷来的幸福时光〔3〕

  经年留影最新章节
  偷来的幸福时光——part3
  初三的学习虽然紧张,但是偶尔学生也可以放松一下。
  学校规定初三的学生要上晚自习,星期六有时要补课,有些学生的午饭都是在学校附近的快餐厅解决的。平时星期一到星期五学生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发生也会到快餐厅吃饭。
  有时中午他们一帮男生去外面吃饭,有几个男生起哄要薛邺带她一起去,薛邺也会过来问她去不去。
  余知晴当然不会去:她虽然和薛邺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他们甚至比一般的男女同桌还要陌生。
  薛邺每次都只是笑笑,对她说一句“那我走了”然后跟那群男生一起离开教室。
  那个星期五下午结束年级数学测验后,当晚初三的学生还是要上晚自习。一帮男生说要去外面的快餐店吃饭,薛邺照例来叫她。
  当时余知晴跟另外两个女生在聊天,两个女生听到有夜宵吃都想去吃,余知晴便没再推辞,答应了。
  他们去的是离学校最近的一家快餐厅。因为他们的关系,到了快餐厅之后,他们很受照顾地被安排坐到一起。
  薛邺很自然地坐在她旁边,他跟男生谈论早上的nba球赛,偶尔也会给她夹菜吃。
  余知晴对nba仅有的了解是小学时跟余知航一起看电视直播,但是因为薛邺的关系也重新关注起来。有时听到不懂的地方会问他,他每次都会一一详细解答。
  每当这个时候,余知晴看着他的侧脸就会忍不住在心里想:他是一个很合格的男朋友。
  他是一个尽职的男朋友。他会给女朋友买饮料买零食、带女朋友出去跟朋友一起吃饭。
  所有该做的能做的他都做到了。
  真的是偷来的幸福时光。
  快餐厅就在学校后门附近,他们围坐在露天的桌子周围。
  吃到一半的时候,唐蓉蓉从学校后门走出来,在街道上经过。
  “咦,唐蓉蓉耶……”有一个男生眼尖,刚举起手突然想起什么,看了薛邺一眼,然后又把手放了下来。
  薛邺自然看到了他的动作,微微蹙起眉,淡淡地说道:“想叫就叫吧。”
  那个男生还没说话,就有另一个男生站起来招呼道:“唐蓉蓉,过来跟我们一起吃吧。”
  声音很响亮,唐蓉蓉自然听到了。
  她扭过头来,见到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薛邺正在给她挟菜,抬头见到唐蓉蓉也点了点下巴。然后继续给她夹菜,还叫她赶快吃。
  余知晴忽然觉得他的动作很刻意。
  她知道自己是想多了。
  他们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可是又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奇怪的一对男女朋友。
  到现在他连她的手也没牵过。他们之间客气得就跟校园里的一对路人。
  有时她又觉得自己很多想法都很多余:她什么都已经有了,为什么还要在这些琐事上纠缠?
  可是她发现人是会变贪心的。就像她一样,刚开始想的是不要再去想他的心意,可是久了她又觉得再这样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
  “你怎么不吃东西?”薛邺察觉到她一直低头看着桌布,问。
  “我不饿。”余知晴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多了,不过她是真的不饿,她的食量本来就小。
  “傻瓜,不饿也可以吃啊。你看看想吃些什么,我叫服务员过来。”薛邺说着就要站起来。
  余知晴立刻拉住他的胳膊:“不用了。我吃这些就行。”
  然后她发现他的目光都落在她的手上,赶紧松开,又加了一句话:“我吃这些就行了。别叫了,一会儿吃不完。”
  他笑了笑,重新坐下来,笑容之中竟然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那好,如果还想吃什么就跟我说。”
  余知晴用力地点了点头,为了他不轻易展现在人面前的温柔。
  最后薛邺还是叫了服务员过来,给她点了西瓜冰和雪糕。
  他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吃这些,但是以前他跟唐蓉蓉交往的时候唐蓉蓉说女孩子都喜欢吃这种东西的。
  薛邺看得出自己的女朋友的心一直都徘徊在犹豫的边缘。
  他也不知道他和余知晴会发展成这样。
  有时薛邺也觉得他们的关系有点草率,要知道当初他追唐蓉蓉那会儿是非常认真和正式的。
  那天中午的事是一个意外,不管过程和形式怎么样,他是不小心跟她接吻了。
  薛邺虽然还只是读初中,但是骨子里一直觉得男生要有些担当。
  然后他突然想起之前有一个男生说觉得她喜欢自己,当时他觉得不太可能,毕竟之前他跟唐蓉蓉交往的时候余知晴也没什么异常的表现。
  而且薛邺认为人应该往前看,他很清楚自己将来上高中、或者上大学、又或者是以后走入社会还会再谈恋爱的。
  那天中午之后薛邺想了一下,抱着“试着跟她交往一下”的心情提出要跟她交往。他看得出刚说出来的时候她很抗拒,他也没什么底,以为她会拒绝自己,结果后来她竟然答应了,这回倒是轮到他意外了。
  后来他再一想:交往就交往吧,他薛邺又不是没有谈过恋爱。
  既然要谈恋爱,他就要做好男朋友该做的事。虽然余知晴是他意外得来的一个女朋友,他也不想敷衍了事。
  可是初二那时他追唐蓉蓉毕竟花了一段时间又下过一番功夫,这次突然有了一个女朋友,而且虽然同班三年薛邺平时跟她接触不多,对她的喜好自然是一点也不了解,于是只好慢慢来,从她平时的饮食做起,看她到底喜欢喝那种饮料喜欢吃什么零食,一天换一个牌子,他最后一定能总结出来——反正他已经确定报送高中部了,时间多的是。
  刚开始薛邺心里也没什么底,有时甚至会忍不住想:当初找她当自己女朋友这个决定对不对。毕竟她跟他不一样,要参加升中考,时间也比较紧。
  后来日子久了觉得她也挺不错的,起码不烦人,性格和脾气都很好,给了他所有的自由空间。
  而且余知晴从来不会像唐蓉蓉那样老拉着他出去逛街买东西。
  但是后来薛邺开始矛盾地发现,自己的心里其实有点希望这个新任女朋友拉他一起出去逛街。以前唐蓉蓉买东西总要叫他一起看,薛邺逛久了也会有点不耐烦:他实在不懂女孩子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去决定要不要买一件小饰物,而且往往当她心里已经决定好了还要来问你的意见,那时候不管你说什么她都会觉得你只是敷衍地赞美同意而不敢批评。
  薛邺跟班上另外两个男生直接被保送高中部不用参加中考,而其他学生还要为中考苦苦奋战。
  薛邺的时间很多,每天都会过来教她做作业,给她分析历年的考题。现在他去吃早餐会顺便给她带一份回来,有时是面包,有时是饼干。
  余知晴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在挥霍偷来的幸福时光。
  时间过得飞快,中考的脚步声也在一天天逼近。
  教室后面的黑板上有学生每天去更新那句“距离中考还有xx天”,然后某一天每个学生发现那个“xx天”突然从两位数字变成一位数字。
  中考之前的最后一次晚自习当晚课间,薛邺来找她。
  余知晴的同桌看到薛邺过来,体贴地笑了笑,拿起书本到别的座位:“嗯,你们慢慢聊。时间多的是。”
  “谢谢啊。”
  余知晴看他笑着向同桌道谢,听起来真的是有模有样。
  等她的同桌走了,薛邺看着她,却不说话。
  他不说话,余知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低头看作业本。
  薛邺坐到她前面座位的椅子上,收起她的作业本,将头搁在她的桌子上,说:“等中考完以后,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
  “为什么?”余知晴吓了一跳。
  她是真的吓了一跳。
  他们交往这么久,只是单纯披上了恋爱形式的外衣,而从来没有挖掘到恋爱的内涵,几乎从来没有一起出去过。
  薛邺也似乎被她问倒了,坐直身想了很久要怎么回答,然后以一种很理所当然地表情看着她:“情侣一起看电影还要问为什么吗?”
  最后薛邺跟她说,中考完以后给她两天时间跟家里人相处,过两天之后再约她。
  中考结束后余知晴立刻被爸爸妈妈安排到医院里做各种检查。
  中考结束后的第三天是一个星期四。整个早上余知晴都在惴惴不安的等待中度过,每当有电话响起,她都会猜测是不是薛邺打来的。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妈妈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叫她的名字:“阿晴,你的电话。”
  妈妈将话筒递给她,然后对正在看财经报纸的余知航说:“是一个男孩子。”
  是薛邺打来的,约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余知晴挂了电话之后去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出来,局促不安地说:“妈妈,哥哥,我要出去了。”
  余知航叫住她,放下财经报纸,很认真地问:“阿晴,你是跟男孩子一起出去吗?”
  妈妈也从厨房里走出来,追问着:“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个男孩子吗?”
  余知晴一愣,然后轻轻地点点头,坚定地与妈妈和哥哥的目光对视:“嗯,是跟打电话的男孩子出去。”
  余知航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去吧。注意身体,别玩得太晚了。”
  妈妈望着她欲言又止,最后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小心一点。晚上回来吃饭吗?”
  余知晴再次点头:“嗯,我晚上应该回来吃饭。”
  她跟薛邺在她家附近一个超市门口见面,然后坐车去忆蓝娱乐广场,在那里的一个商场里逛了一圈。
  余知晴第一次觉得商场那么好逛。他们在商场二楼超市的生活用品那一区看了很久,看到一个杯子也要拿起来研究半天。
  四点半的时候他们在商场里的电影院里看了电影,看完电影已经六点半了。
  一个下午的时间弹指之间就过去了。
  然后薛邺送她回家。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妈妈对她说:“阿晴,你爸爸昨天联系了上海一个有名的医生,下个星期就去那里治疗……”
  坐在余知晴旁边的余知航虽然不忍心,还是说出口:“治疗的时间可能比较长,到时你可能要休学一年,或者在上海那里的高中读书。”
  余知晴一直静静地听着没说话。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跟薛邺的关系刚刚上轨道,她甚至暗暗祈求这样的时光再长一些。
  余知晴的心里很清楚:只要她一走,她跟薛邺之间就彻底完了。
  晚上她躺在床上想了一整夜,想得头都快疼了,泪水一直流个不停。
  可是,大约她也没有时间与精力去改变什么。
  后来她的脑海里突然飘过一句话:不管开头和过程怎么样,他们的结局还是没有变。
  星期天早上薛邺打电话约她一起出去玩。
  他们两个人走在街上,余知晴在想着要怎么告诉他自己后天要去上海的事,以及,其后可能接踵而来的争吵。
  余知晴想起欧·亨利那篇著名的里的一句话:随后的两个钟头仿佛长了玫瑰色的翅膀似的飞掠过去了。
  如果用在她身上就变成:随后的两天仿佛长了灰色的翅膀似地飞掠过去了。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沉默,薛邺也没怎么说话。
  过了许久,余知晴停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薛邺,我们分手吧。”
  薛邺停下脚步:“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
  余知晴看着他由惊愕转为震怒的脸,逼着自己说出剩余的话:“其实我们一开始也挺随便的。反正也没什么感情,我们分手吧。”
  “什么叫‘没什么感情’?”他整张脸都是黑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吼出来,“余知晴,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分手!”
  余知晴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气势”。
  看吧,如果她刚才是以这种语调说出来的话,天皇老子、玉皇大帝都要给她让道。何况只是一个区区的初中保送生薛邺。
  “我们分手吧。”她已经忘了昨晚想好的台词,脑海里只剩下这一句话。
  薛邺望着她,开始冷静下来,眼中的温度也在不停地降低。
  漫长而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他再度开口,声音却是冷得吓人:
  “给我一个理由。”
  ——给我一个理由。
  可是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不需要理由的。
  她低头不敢看他,把之前准备好的台词念出来:“我要去上海读高中,以后可能都不回来了。我跟你读书的城市和学校都不一样,分手最好。其实这样更好,你可以认真地谈一场恋爱。”
  余知晴今天终于知道要评选“最自欺欺人的人”这个奖项的话,她算得上是最具有资格的。
  “你什么意思?”他的声音里已经有了怒意,“不在同一所学校和城市读书就要分手吗?这是谁规定的?”
  “就当做是我规定的吧。”余知晴硬邦邦地回答。
  “这就是你的理由?”薛邺冷声问。
  余知晴低头望着脚上那双浅绿色的球鞋,极力压抑着眼中的泪水,答道:“就算是吧。对不起。”
  她也只剩下“对不起”可以说了。
  他们的整个争吵过程很短暂,似乎一下子就过去了,余知晴却觉得几乎整个身心都空了。
  她跟薛邺分开后随便走进了一家商场的洗手间,刚站好泪水就流了一面。
  她的心里很清楚:她跟薛邺之间是彻底完了。
  他那么傲气的一个人,她却对他说了那样的话。
  从今以后,他们就只是陌生人。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写吵架,纪念一下。
  ———————————————
  又估计错误了,要四章才能讲完。
  谢谢595622663,让我避免了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