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婆婆来了 > 第二章 05

  婆婆来了最新章节
  第二章05
  传志看到何琳急赤白脸的,想说什么也说不清,心道十有就是了,什么也没说,拉了老婆就上楼了。倒是后面的婆婆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对整个事件的观感:“打狗也得看主人呐!”
  何琳到了楼上就哭了,逼着老公承认:“你要相信我没碰他!”
  传志觉得她好无聊,“你刚才自己都说推了他一把!”
  何琳忙改口:“你得相信我只是轻轻推了他一下!”
  传志面无表情,“推没推已经不重要,你为什么非跟小孩子一般见识有气撒在他身上?”
  “没有啊,我没想把气撒在谁身上,我只想保住门——”
  “你可以告诉他用小锤子或用砖头石头都行,小孩子还不都是大人教的?!”
  何琳披头散发了,有点绝望,“你是不是相信我打了他?”
  “毛病!无聊!”传志穿了衣服下楼了。
  何琳觉得气愤和恼怒,精神上有负担了,觉得楼下婆家人指责她有了理由。
  即便莫须有,她有办法否定这理由的存在吗?否定不了的,所以她才遭人恨。而她们正需要一个打翻她、重新站回道德制高点的借口,于是一切又顺理成章了,婆家人必须找出她们占上风的借口才能理所当然又硬气无比地住下去,连老公这人最好也冷冷地对待老婆,这房子作为陪嫁——媳妇对房子的天然所有权优势才能被抵消。如果这个家庭欢声笑语的,婆婆势必喧媳妇的宾,夺媳妇的主,即使风和日丽,媳妇也不会痛快地与婆婆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不仅媳妇这么想,婆婆也感觉到了,大家都觉得目前几个人同居一幢楼气氛吊诡了,好像正等着一场事故的到来。于是事故被一个孩子熟稔地制造出来,何琳是有些借机发泄自己的不满,让婆家人自觉一下:媳妇不高兴了,撤吧。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还被婆家人倒打了一耙,用门夹核桃一笔带过不提了,虐待小孩子给放大了,而且刚和好的老公也被拉过去了。有点打碎牙齿和血吞的感觉。痛定思痛,何琳知道自己的对手比小雅的婆婆还狡猾和难缠,人家一比一,自己一比三,且那小孩子更不好对付,似乎小孩子的话比大人的更可信。
  不过有了小雅的前车之鉴,有了久经沙场的小姨的警告,加上近一个多月的实战经验,何琳已不像刚开始那样只知道哭、出去轧马路和回娘家了,也在找机会,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让她们失去道义,打道回府。
  正好那天要上班,新公司前一天打来的电话。何琳精心打扮了一下,没吃早餐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了。
  家里只剩下王老太太一家了,正在吃饭。见何琳这么一声不吭走了,传志心里是有些不安的,早餐也没给任何人夹菜。这一段时间改成他给众人夹菜了。
  老太太趁机教育女儿和外孙:“大清早的干啥用门夹核桃啊?想堵窟窿眼子不能等晚上让你娘给你砸?你也是,何琳推一把小孩,掐一把,那也是妗子,你干啥大呼小叫嚎成鬼掐一样,打架似的?”
  青霞委屈:“你也不是没听到小虎子大声嚎嚎,那么大的人这样打小孩,心是不是狠了点?”同时看了弟弟一眼,觉得弟弟没给自己撑腰。
  “你是住亲戚,受点委屈怎么了?”
  “住亲戚就要受委屈挨打啊?再说这是俺兄弟家,多远的亲戚?”
  “那也是让你兄弟为难啊!”
  “怎么为难了?天下莫大过一个理字,兄弟偏理不偏亲就是了。如果是小虎子的错,我一定狠揍他!”
  婆婆说:“这次是何琳不对,不过下不为例。人忌揭短猪怕说壮,以后谁也不准再提了。小虎子你挨揍活该,谁叫你饿鬼托生的大清早用门夹核桃咔咔乱响?门这么夹还能关上吗?下次再夹我也揍你!晚上给妗子赔个不是,认个错,你妗子大人也不计你小人过!”
  听到这里,传志觉得自家人真是没话说,尤其是娘,会处理事,能平息事,头脑清楚,且公平公正。
  儿子上班后,王老太太脸拉下来了,青霞赶忙乖巧地收拾碗筷,同时使眼色让儿子不要捣乱,回屋。但那男孩翻着白眼并不理会。
  “大妮,你不能在这里待长了,不行,搁谁家里也不行。这两天领小虎子回家吧!”
  青霞撅着嘴,态度很坚定:“我找了工作再走!”
  “你找了工作往哪走?”
  “反正找了工作就走,不会赖在这里了,你不就是怕吃穷了你儿子吗?”青霞说着伤心了,低声嘀咕了一句,“亲兄弟管啥用啊,亲娘也不管用!”
  老太太气急了就骂:“谁吃饱撑的养你外姓人家的崽子!你日子过到茄子地里就怪你自己瞎了眼,找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龟孙子!没离开几天又把他的小崽子弄来,你受死活该,没人心疼你!”
  青霞气得哼哼的,“俺自己的儿子自己带,放到那个憨熊那里长大了不又一个憨熊!?”
  “你知道有今天!活该!不听话,你随便,别连累俺儿,别拖累你娘!”
  青霞还没回答,一个稚嫩的声音恨恨地说:“死老妈子,就知道欺负我妈,想死哪去死哪去!”
  老太太勃然大怒,走过去就要拿大巴掌打外孙,被女儿拦住了。那孩子转身跑回母亲房间,砰地关上门。
  “祖坟上就不长好草,和你爹一样是个瞎种,王八犊子的!”
  青霞再也不说话了,只听母亲唠唠叨叨:“……俺也是瞎疼你,弄个祖宗来气你娘,早知道让你在你婆家受死活该!农夫与长虫,你就是那条长虫!小屁羔子更是条小毒长虫,还没大就显出毒性了!拉你们一把干啥呀,还不落好,里外不是人……有些人心比蛇蝎,良心都让狗舔吃了,就不能对他们好,伤天害理!”
  何琳在新公司第一天还算愉快,公司人不多,没多少烂事,老板人性情开朗,时常各处转一圈,与员工们逗逗乐,因此整个办公室充满了轻松欢乐的气氛。何琳很是痛快,找了个比上次公司还棒的老板,小公司,老板个人的能力、气质和度量显得至关重要。就是心里有事,中午还是与小雅通了电话,忍不住把早上的事唠叨了一下。
  早半年与婆婆打交道的小雅,就看透了许多,“你大姑姐身经百战,你那点小伎俩怎么斗得过她?加上你婆婆在一旁画龙点睛,你不灰头土脸都难!不过那孩子那么小就会说谎会编排事,我看你回娘家躲一躲算了,至少让你老公知道你很不满意!”
  “我老公现在就知道我很不满意。因为我很不满意他才对我有意见,嫌我与他外甥斤斤计较了!”
  “男人都天生偏向他家人,觉得那才是他家人吧,老婆不是!”
  “所以我很生气!”
  “他就认为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
  “我脑子进水了,婚前竟没看透他!”
  “我也是低估了他妈对他的影响力,我与他家老妖简直势不两立!”
  “我也快了。你还好点,我还有一个大姑姐和一个很有心计的小孩子要对付。
  我都不愿回家了,觉得那不是我的家,是他的家,回去了就压抑!”
  “我也是这样,所以就搬出来了,暂时眼不见为净!”
  “我不想搬,那是我的家我的房子,我才是女主人!为什么让他们在我家作威作福?”
  “你家好点,好歹婆婆还有点顾忌。不像我婆婆,把我赶出来她可高兴了,家里总算只她一个女主人了!对,你房子是你的陪嫁,你不能出来,但要同时拉拢住你老公啊,争取让他和你站在同一战壕里,不然打跑了婆婆,老公也失去了,不是鸡飞蛋打么?”
  小雅是柔韧性的。何琳听进去了,准备回家拢络老公,老公还是讲理的吧。
  那天下班回到家,哦,那一家人已围在桌旁吃上了。何琳气,这都什么人家,晚饭就是等到十点也要等到她儿子回来一起吃,谁先吃就唠叨谁,敢情儿子回来就不管别人了!重男轻女,不是一般的自私!
  何琳自己跑到厨房,自己煮方便面,弄得锅碗叮当响。
  客厅里的人也知道不好意思了。婆婆说:“谁知道她来这么晚,以为在外面吃了,不是嫌俺做饭齁死人吗?”
  青霞:“就是,弟妹不爱和咱们一个桌子吃,自己做更合胃口!”
  婆婆又接上,“上班也是坐办公室,累啥?俺在老家掰一晌午棒子,还是回来现做饭吃……”
  几句话下来,“不好意思”也自行消失了。传志一想也是,在办公室做平面设计,以前还说过边做边用耳机听Vitas,挺自在的。
  何琳把方便面端到楼上吃,差点没把碗砸到地板上,这活干得比牛多,吃得比猪差,活活当二等人啊!王八蛋!王八蛋!鸠占鹊巢,让他们全滚蛋!
  当天晚上,王传志很晚才上楼,他有些怯了,似乎害怕面对何琳冷漠甚至不屑的眼神。他知道她越来越看不上他——看不起他的家人。这让他很难受,也更激发了维护自家人的和潜意识,就无法避免与她关系紧绷了,也疏离了,于是她似乎更加讨厌他家人,他更加看不上眼,甚至蔑视。他了解那种眼神,伤人自尊,让他心里揪疼,他更加本能地去维护弱势的母亲和姐姐,于是恶性循环开始了。
  他以一种不解、忧虑、防护又分明是对抗的姿态躺在床上左边三分之一处,给她个后背,主动不理她。她占据了右边的三分之一,也是个后背,更不理会他,一碗营养不良的方便面就把她气疯了。
  吃一堑长一智,何琳第二天傍晚下班就在外面吃了,边吃边生气,这是帮什么野蛮人家啊,老的少的占据了她的地盘,她倒到处找地方吃饭了,腾出地方让他一家子享天伦之乐,呸!呸!呸!
  吃饱肚子,气才顺一点,回到家,客厅里没开灯,只有电视明明暗暗的光。
  青霞母子在房间里吧,那孩子谁也不怕,只对二舅有些怯意,估计是拳头更硬吧。沙发上只有老太太和她儿子,她儿子躺在沙发上,头枕母亲大腿,两只腿从沙发另一边空挑着。母亲正摸着儿子的脸,掏心掏肺地赞美:“俺儿长得就是标准,哪里也没多块哪里也没少块,匀!天生就比那歪瓜劣枣有看头……”
  何琳差点没吐出来,觉得这对母子真是病得不轻,尤其是婆婆,恋子狂,做的说的那么肉麻兮兮,简直抢了媳妇一半的工作,这男人哪经得起无原则地夸啊!都找不着正北了。于是将门哐地关上。
  那母子俩飞快地转头望,何琳目不斜视嗵嗵上了楼。
  传志在后面梗着脖子,“不吃饭了?”
  “吃饱了!”楼梯上的人同样简洁有力。
  “儿啊,你娘在这里碍她眼了。从太阳没落俺就开始琢磨你想吃什么,她想吃什么,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饭啊——娘也不想吃了,吃不下啊!”
  传志高声对楼上说:“吃过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让别人都等你!”然后低声对母亲说:“吃啊,气什么气,她就这样,自私!”
  开饭了。香气扑鼻中青霞母子欢快地跑出来,碗筷叮当声中,剔了一桌鱼骨。
  照例,传志到楼上又占了三分之一的床,两人神经都紧绷着,谁也不理谁,谁先投降自尊心会受很大损害般,你不是不愿理我吗?好,就按你的意思行事。
  好像谁也输不起。
  虽同样每天八小时工作,何琳要比传志累得多,公务员还是比较清闲的,做平面设计一天眼睛不走神地盯着电脑屏幕,还得绞尽脑汁地搞创意,人容易疲惫、上火,也容易睡着。
  不知什么时候,感觉有人推她,迷糊中顺势抱住了他的胳膊,黑暗中却听到他不太耐烦的声音:“快点起来吧,你朋友来了!”
  然后楼下传来婆婆的说话声和关门的声音。何琳一激灵下了床,趿着拖鞋往下跑,在楼梯上就看到好友小雅穿着睡衣蹬着运动鞋,脸色苍白,正与婆婆客气。
  在客厅里,小雅请求在沙发上过夜,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家。何琳不由分说把好友拉上楼,把传志撵了下去。
  “不好吧?”
  “他活该!”
  “他去哪里睡?”
  “让他找他妈去!”
  小雅睁大了眼睛,“不能往狼窝里推啊!”
  “他就在狼窝里长大的!”
  “何琳,我很抱歉……”
  “不用抱歉,我们冷战了好几天了,看见他家人就不烦别人!”
  接下来,小雅就说了自己发生的情况,自从被婆婆逼得上全夜班后,就吃住在外面了,还在酒店包了一间房,时不时与老公嘿呦。
  估计方海龟也是充满内疚的,两口子感情在“露水夫妻”中增温。鸵鸟政策的结果便是摆脱了婆婆对小夫妻的影响。尤其是这儿子,上半身和下半身都在外面吃饱了,对母亲也不那么热心了,加上工作累,往往回家倒床就睡,没那么多话了。
  郑老太看到儿子回家越来越晚,越来越无精打采,对自己不那么好了,而且哭闹的理由也找不到了,反而好像欠了他似的。不由心里恼怒,十有又是媳妇搞怪,要抢走她儿子!于是心生一计,装病吸引来了媳妇照顾。小雅善良啊,也希冀着婆婆感动之余,良心发现,对媳妇好点,日子正常点。哪知婆婆白天躺在床上指桑骂槐,打碎她端来的茶杯,并话里有话指责媳妇在酒店里行为不端,不守妇德,不然不会那么多天晚上不回来。小雅气不过,与婆婆大吵一架,在暴风雨般的“婊子”、“娼妓”、“贱人”声中回骂了“老不死的”、“老变态”、“老贱人”。不得了,婆婆蓄着势,只等儿子回来一顿铺天盖地的大哭,控诉媳妇精神虐待了她,要死要活。不得已,那孝顺儿子就打了媳妇一记响亮的耳光……小雅就逃了出来。穿着睡衣,没脸回娘家,跌跌撞撞走到了何琳家。是“走”,不是打车,没带钱包,从六里桥生生走到北五环。
  两人裹着床单,并排倚在床上。
  “你就不怕路上出事,这么乱!”
  “脑袋气晕了,没想到这一层。开始有点凉,后来连跑带颠跑热了,眼泪哗哗流了一路!”
  “你老公真不是男人,最看不起打老婆的男人了!”
  “唉,我老公是对他家老妖有求必应的人,那种情况下不打我,他老妈能轻易饶过他!”
  “你婆婆真是个催命鬼,还是我小姨说得对,找男人还就得买猪看圈,什么样的圈养什么样的猪。那种残破不堪的圈,寡妇儿子尤其不能嫁,这一对相依为命惯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生生插进去一个人,不拿你当假想敌才怪——楼下躺着的,传志的妈,也是寡妇,才寡了五六年吧。我家老妖虽不像你家妖婆那么变态,可也是紧抓着儿子不放,看不得她儿子对我好,对我好就像抢了她的东西似的。我婆婆可有五个孩子啊!”
  “女人一生儿子就变态?”
  “不是吧,有的老太太很好啊,没那么依恋儿子,像我小姨,两个儿子,她就不太愿意去儿子家,她现在可是单身呀,反而有空没空拿两棵青菜往我家跑,一年总要出去旅游几次,云南海南东南亚欧洲哪都去,可会享受生活了!”
  “只要儿子在,我家老妖婆哪都不去,家里蹲!可能是缺少男人吧,年轻时就与我老公相依为命,把我老公当成她自个的半个男人了,除了不能做那个,什么不都依靠他?”
  “你婆婆五十多岁吧,这年龄的女人身体退化萎缩得厉害,估计也没多少生理需求了,所以也不需要那个吧,你老公与她老公……有什么分别?你不说你们是情敌吗?”
  “我就觉得她是大老婆,我是小老婆,她竞争不过我,净出歪主意引起她儿子的注意,想办法整我!”
  “给你家老妖找个老伴吧!”
  小雅想了一下,“先不说她,我老公愿意吗?他妈在他心里可是纯洁崇高的女神,找个老头?呵,不过我可以敲敲边鼓看看反应。如果能把老妖嫁出去,我那恋母情结甚深的老公就他妈的可能恢复正常了吧?”
  何琳也叹口气:“自从老妖婆来了,我和老公才做了两次啊,心里烦,不愿让他碰,有时他也赌气不碰我!”
  “你婆婆要好得多,农村生活不容易,在儿子身边有顿饭吃而已,不像我婆婆,心理上比我还需要我老公!”
  “你就让给她吧!”
  “有时我也想让给她,可确实舍不得我老公。我与我老公是一见钟情,那方面也很和谐,虽然他今天打了我,我一路都很生气,想着怎么报复他,让他后悔,但要离开,我还是不舍得!如果不是他那个变态的妈,我们会生活得十分幸福,比大多数人都幸福!”
  何琳接着叹两声气,“如果没有楼下的突然杀进来,我与传志也是开开心心幸福的一对啊!我老公耳朵软,对他妈的话深信不疑,有时孝顺到是非不分了。
  我觉得我家妖婆倒不是心理上需要我老公,只是在生活中想紧紧抓住他,可能是炫耀和本能,也可能很有成就感吧,五个孩子中第一个有出息的呀——哼,那点所谓的出息——当做自己的杰出作品了。她就觉得我理所当然是他们家的——我是他儿子的,她儿子是她的,我也是她的了。可惜我没承认这种逻辑,她很生气。婆婆为什么爱搅和儿子家的生活?”
  “估计当皇太后的感觉很好吧!”
  “他妈在我家还真想找老太后的感觉呢,她儿子闺女都听她话,也孝顺她,哄着她,本来嘛人家有养育之恩,不过这种孝和顺也太过分了吧,让老妖觉得她无所不能可以随心所欲了!现在我家厨房、卫生间、客厅,整个楼下吧,成了她统治的天下。楼上还没被她攻破,暂时由我统治,所以她就对楼上这片自由天地耿耿于怀呢,整天在宝贝儿子耳朵边吹风,比我吹的枕头风厉害,裸地夸儿子英俊、长得好、长得标准,赛似潘安……”
  小雅插了一句:“我家妖婆几乎对每一个邻居都说过一句话:我家鸿俊长得耐看,挣得又多,精通日语,在公司就是一大拿!到哪里也能找个黄花大闺女!”
  “我倒没听老妖婆明着说要给传志找个黄花大闺女——就凭他一个月几百块的小薪水,刚刚养活自己,他要找个黄花大闺女我能找个红花王子!呵呵,估计我家老妖也是这个意思吧,最爱恬不知耻地高估自己儿女,有些话说出来我都酸得满地找牙……”
  “哼,这就是精神贿赂,儿子更和他妈亲了!”
  噢,何琳再一次内心受到触动,“我说怎么传志越来越不听我话了,越来越难管教了,我死活看不到老公了,原来这个虚荣的东西去当受人赞美、整天被夸得屁颠屁颠找不着北的伟大而英俊的儿子去了……这手玩得高啊!”然后与好友对望一眼,“我也有情敌了,是吧?”随即冷笑着自言自语。“温暖、理解、关注、赞美、仰视,什么都能在他妈、在他家人身上找到,老婆的意义也只能局限在床上了,这就是我们是外人、不受重视的根源吧?”
  第二天一大早,何琳被楼下叮叮当当和“嗵嗵”的跑动声惊醒了,大姑姐的儿子像打鸣的公鸡,五点半就准时爬起来在客厅、楼道里自由自在地玩耍、看电视或在楼梯上蹦来蹦去,有时也能听到蹑手蹑脚的脚步声到门口了,就是听不到下文。估计楼下的人都交代好了吧,不准打扰妗子,她脾气不好,得吵架。
  何琳爬起来,乌着眼圈洗漱,打扮,然后交代好友,没地方去先在这里待着,楼上安全,饿了就去自己做点吃的,厨房里什么都有,不用理会别人,千万别客气。
  老太太一直纳闷兼气愤呢,媳妇这半夜来了什么披头散发的朋友啊,非把儿子撵到客厅里睡,气得儿子窝在沙发里干瞪小眼发愣,那欠揍的孩子不到天亮也来搅和……说什么还是亲娘啊,体会得到儿子工作的辛苦,明天还得挤车上班,在沙发上团一夜如何受得了?最毒不过媳妇心啊!于是唤着儿子到自己房里来,眼睁睁地瞧着他度过了翻来覆去烙饼似的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早从窗户里先后看着媳妇儿子离开家追逐公共汽车的身影,然后给吵吵闹闹的外孙做早餐,小孩子起得早,饿得早,他娘有理由懒了,因为有自己的亲娘照顾啊!老太太一边数落着儿子、媳妇、外孙、闺女,一边煎馒头片,再然后端上桌,一边骂外孙“讨债鬼”、“别人欠他的”,一边收拾乱糟糟的地面。那孩子一边吃一边一个白眼接一个白眼地翻老太婆。
  一会儿,楼梯上出现了一盈盈漂亮少妇,面带微笑,穿着自家儿媳的衣服。
  王老太太转身热情招待,攀家常,端来了粥和煎馒头片,一点儿也没有怯意和陌生感。和小雅的担心正好相反。
  哎呀不错呀,勤劳能干,憨厚朴实,完全没有自家老妖的阴厉、刻薄、尖酸之风,也没清洁之类的怪癖。反正两人都没事,都寂寞着,都有倾诉的。到底婆婆年龄大,经验丰富,不懂现代科技没关系,但懂得细致入微的人心和人性,因此从不提何琳的事,尤其不提这个儿媳的自私、懒惰、娇气,只提大儿媳,也不说大儿媳不好,只说自己作为婆婆如何对待大儿媳、如何为一大家子人操了一辈子心,比如农村计划生育紧,生二胎时推墙啦、拆屋啦、罚款啦、拉着超生的人游街示众啦,婆婆说:“俺从不让大儿家的出门,把她藏起来,她的一辈子还长着呢,年纪轻轻就出去丢人,俺孙子孙女将来也会跟着没脸!俺大儿一家子将来怎么过日子?农村里人才坏呢,你力量弱就被人治,那些坏种就是想办法欺负你!俺一个老太婆,黄土都淹到脖子了,没啥怕的了,吃了一辈子苦,不怕吃最后一点半点,想让游街俺去!把俺绑到大卡车上,让大喇叭广播俺吧,俺一个老妈子,不怕丢人丢到大街上,想怎么样都行,就是不能让俺家的孩子吃这些亏!俺家孩子脸皮都薄,怕他们想不开……”
  小雅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这么懂道理的婆婆啊!何琳竟没看到老人的优点和长处,只顾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和婆婆争强斗狠夺权了。
  “俺二儿媳妇何琳是个文化人,念过大学的,人家爹妈都有本事,领导的领导,教授的教授,城里人的小姐,不懂农村人的规矩。何琳看不上俺,俺也没啥办法,俺那里生活条件不好,有儿子靠儿子,没儿子靠自己,反正还有几亩薄地呢,勤勤快快的反正也饿不死,也活不痛快。在儿媳妇家受气俺也认了,总比受别人气强吧!再说有自己儿子在,就有口饭吃,俺也不图更好,干了一辈子活了,临死能死在软乎床上,死前不能动了,能有个递茶递水的,合上眼时,能看到儿女,这一辈子就这样过也行了!”
  小雅泪流满面,直说王老太太心地善良,心眼好,会有好报的,接着也把自己婆婆家一篮子事说了一下,两人还都哭了。王老太太蛮诚恳的,“这女人啊,少怕丧母,中怕丧夫,老怕丧子,你婆婆寡妇养儿,按说也有她的不易,没有老娘的含辛茹苦哪有你女婿的现在啊!生气时能想到这一点,也就能体谅你婆婆了。不过你婆婆在家啥也不干还嫌你工资低就不对了,她儿子一月一万多是不少,你一月六千也够多啊!何琳前一阵子还在家闲着玩呢,这不刚刚上班,上班回来嫌累,给脸看,俺就装着看不见,吃的喝的打扫卫生凡是能干的俺都包了,不让她干一点活!衣裳俺也想给她洗,不让俺洗,嫌俺手洗不干净,非让机器搅,俺儿说机器才洗不干净呢!”
  聊天中间,那虎头虎脑的孩子把电视开得震天响,还把瓜子打翻了一地,被姥姥尖声喝斥住后,被他妈带到外面玩去了。半小时后孩子又哭哭咧咧回来了,因为在超市看到一辆很贵的童车,没给买,满地打滚……小雅就想说,何琳可能主要不是嫌弃您,您的女儿外孙也住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把她住烦了,作为一个新婚还不到半年的新人来说,家里人有点多,也有点闹了。不过她没说出来,怕善良的老人接受不了。
  晚上何琳回来,小雅已经走了,走过客厅时听到厨房里婆婆在对她儿子说小雅如何如何好,同样为城里的姑娘,人家就能对婆婆这么好,给婆婆洗衣裳,洗内裤,端倒洗脚水;自己上班忙,回家还给婆婆做饭吃;怕婆婆一个孤得慌,还给婆婆买麻将桌,喊来四邻陪着婆婆打麻将;平时更是水果点心不断往家买,更不用说衣裳鞋帽了。恐怕婆婆受半点委屈,比儿子还孝顺!你说人家娘烧了啥高香,咋这么命好,摊了这么一个好儿媳妇呢!?
  哈哈,何琳当做笑话,马上上楼给小雅打电话,笑嘻嘻地把听到的婆婆的话转告给好友,不无调侃地说:“呵呵,你说你受婆婆气,让婆婆迫害得没地方去,但在我家老妖嘴里,你婆婆可是有福气的,竟摊了这么一个心甘情愿当公仆的媳妇侍候,把我家老妖羡慕得流了一地口水,在我家厨房里为你竖了一个很高大的纪念碑呢!”
  小雅一听有点不对劲,“何琳,我就与你婆婆聊了一会儿天而已,没说别的,更没说到你。你婆婆只说了她大儿媳妇和农村里的一些现实情况,我也就说了我家里的一堆烂事。这方面我还是比较注意分寸的,说我婆婆事多不好的方面时,还有意识地提醒了你婆婆一下,不要过多干涉儿子媳妇的家庭事务。没想到你婆婆看问题角度不同,只看对她有利的那一部分,不顾我受的伤害,半夜被婆婆老公打出家门,却羡慕他们所享有的权利和好处……”
  “所以不只你遇到了一个恶婆婆,天下乌鸦一般黑,只是黑法不同!”
  “不好意思啊,给你压力了,我不是有意在你家竖立那种榜样的!”
  “没关系,我只是生气我老公回家后不黏我了,改成黏他妈了,一点点小屁事就乖孩子似的跟在他妈屁股后面听她唠叨,听她教诲,看到别人那么亲热和谐我咋就这么难受啊!?娶我这个媳妇干吗使啊?一屋子就我一个外人,上了一天班回来连个说话的也没有,倍感凄凉和心酸啊……哈哈,不贫了,你忙吧,我挂了。”不真不假地说完后,何琳还真从面庞上拭去泪珠儿,怎么就不知不觉脆弱和多愁善感了呢?
  忽然想起上楼时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少了什么东西。这几天太忙,心情闷,没有闲心管些乱七八糟的事,也就没有上心。现在又跑到楼梯上,哦,买的那几盆观叶植物一盆也没了,整个墙角光秃秃的,客厅电视机前的滴水观音也不翼而飞。
  “我的盆景呢?”她在楼梯上冷冷地问。
  大姑姐自从儿子来了后就躲事,一有风吹草动就拉了小虎子回房间;婆婆刚从厨房露头,也缩回去了,没听见一般。何琳恨恨的,行,找你儿子算账!
  传志出来了,面对何琳凛冽的质疑,倒也坦荡,“我朋友刚开了个店,缺少资金,借几天装装门面,过一阵子一定给好好送回来!”
  啊,还有这样开店的呀?何琳撇着嘴,“那你就拿我买的东西讨巧?”
  “那次他来咱们家,看上了嘛,还夸你有眼光!朋友开口了,我也没好意思回绝!”
  何琳郁闷地回了楼。
  传志心里叹了一口气,可千万别心血来潮上三楼啊,那几盆残枝败叶都藏到三楼上了。外甥那小子手贱,前几天把电视机前的滴水观音一叶一叶揪秃了,被众人骂;昨天又拿了把小刀削着玩,把叶片饱满的芦荟划拉得汁液到处都是,又被舅舅踢一脚;今天,不知什么事心里不痛快,一不留神把那几片喜人的大仙人掌踩得泥饼似的,他已把外甥拖到卫生间狠训了一顿。不过那小子太皮糙肉厚了,你熊他,他就小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你,白眼球多的那种,让人心里越发恼火和发毛。一句话:这孩子性格养成阶段被他爹教坏了,难管教了,长大很难长不成刘长胜那种好逸恶劳、游手好闲又具有某种破坏的人。
  何琳在屋子里转一圈,觉得有人进来动过东西了,不是传志动的,传志的活动空间和动什么她都熟悉,受那几盆植物的启发吧,直觉突然告诉她哪里还少了什么东西,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当然玩具熊都不少,巧克力还在。她转来转去,越找不到越留心蛛丝马迹,直到下面传志高声喊“开饭了”!
  她知道是喊她,两人还冷战着嘛。她疑神疑鬼下了楼,在楼梯最后一个台阶上站住了,有一枚暗黄色的小东西贴着墙躺在那里。便伸手捡了起来,轻轻的,薄薄的,是一枚香港“五毫”硬币。这一刻她明白了刚才在找什么了,马上折回楼上,果然那只啃竹叶的熊猫储币罐不见了——她曾有过两个储币罐,一只小猪,因凑婚纱照钱打碎了,那里面是中国硬币;另一只是熊猫,里面可是几年前就有意无意收集起来的世界各国的硬币啊,包括欧元区以前欧洲各国的硬币,都是父亲母亲外出旅游和访问带给她的,价值倒不是很大,可是凝聚了她好几年的爱好和心血呀!而且在做某项设计时,她都爱把这些各色硬币摆在桌上,慢慢看,寻找灵感什么的,那种端庄的金色或银色图案对高档楼盘的LOGO设计很有帮助。平面设计主要是一种艺术创新工作,创新不是天生的,需要引导和灵光一现的,每个设计师都有各自“头脑风暴”寻找新点子的途径,这些宝贝恰恰就是她的宝藏和秘密!
  血往头顶上冲,一秒钟之内就想到了那个翻着小白眼谁也不服的孩子,立马拿着钥匙链嗵嗵下了楼,楼下的人已经把饭菜摆上桌子了,忽然有些惊讶地看着她雄赳赳的身影直奔大姑姐的房间而去,谁也没打招呼,打开门就进!
  大姑姐和她儿子心生不安,小心翼翼往过道里走。何琳像疯了似的在里面翻东西,箱包、柜子、鞋盒,连床铺都掀了,但那一堆钢蹦儿一枚也没瞧见。愣神的功夫,大姑姐悄无声息进来了,语带不满:“弟妹你找啥呢?你楼上少了啥?”
  这时传志也到了门口,只是没进去。何琳不管他,眼神冷冷地逼视着翻着白眼的小虎子,“楼上窗台上一罐子硬币不见了!”
  在大姑姐发作之前,传志先咆哮了:“你什么意思啊?怀疑我姐跑楼上偷你那俩破钱?!你有没有脑子?楼上值钱的东西多得是,就抱那只破罐子!?”
  何琳也不甘示弱,回头恶狠狠地喊:“你不知道乱讲什么?那里面有几百块钱的各国硬币,是我花了好多年收藏的,一下子一锅全给端走了!”
  大姑姐忽地哭起来,“何琳,你想赶我们走就明说,用不着玩这种把戏诬赖俺们!俺们虽然穷,但也不是没骨气的,专门就到你房里抱个小破钱罐子!说得俺们太没志气了!俺宁愿你说少了金银财宝项链金砖银砖!”
  何琳一愣,是不是自己没察看仔细,谁把熊猫罐移到其他地方了?就在这愣神的功夫,传志在外面继续气急败坏地咆哮:“不就是几百块钱吗?什么了不起的事!整天发这些穷神经,谁拿你的破罐子干吗呀!楼上你不是天天锁门吗?再说,那硬币能花吗?没事你抽什么风!”
  话音未落,一个稚气的咬牙切齿的声音清晰地说:“你妈个×的就知道欺负俺娘,明天出门让车轧死你!”
  何琳打了个寒噤,扭头看到一双冒着寒煞冷气的凶狠小白眼……恍然间就看到传志两步跨进门来,守着所有人指着外甥的鼻尖:“刚才骂谁呢?看我不抽死你!”然后就是一脚,踹得孩子一个趔趄。
  余下的事情让传志接管了。何琳满含眼泪灰头土脸地回到楼上,一边生气一边没忘寻找熊猫罐,忽然之间想不明白,大姑姐这样善于与她婆婆过招与她流氓丈夫打对攻的强悍农妇为什么能被她一句话轻易给指控哭了?真有眼色劲儿会用她好兄弟的同情心呀!
  熊猫罐最终没找着,战事也偃旗息鼓了,楼下飘上来诱人的饭香,怎么办?
  吃了几块巧克力,半空着肚子洗洗睡了。上了一天班,看了一天电脑,又吵了一架,累啊!
  楼下饭桌上,一直冷眼旁观保持沉默的婆婆冷静地问她外孙:“说实话,你到楼上拿了她什么破罐子没有?”
  男孩满嘴食物梗着脖子发誓:“我要拿了她的破罐子,明天出门就让卡车轧死我!”然后他母亲就打他脑袋,嫌他不会说人话。
  老太太哼了一声,半信半疑地嘀咕了一句:“说不准!”
  大姑姐不乐意了,“说不准?你亲眼瞧见了?”
  婆婆不吃“软弱”这一套,“除了他俺想不起来谁抱一只破罐子干啥,大人都没拿,破罐子自己能飞?”
  青霞恨恨地低声嘀咕:“能飞不能飞咱咋知道?谁知道那破罐子真没了还是假没了?有把屎罐子往自己头上扣的吗?再说,不就是一百多块钱吗?骂了大人骂小孩,至于吗?”
  老太太很不满,“别说至于不至于,一百多块也是俺儿家的,各种各样的‘毛格’(硬币)放着给俺孙子玩也好啊!都弄回老家去填老刘家的老鼠洞啊!”
  那男孩嘟嘟着小脸,没有说话,也没敢翻白眼。舅舅就坐在他对面。
  大姑姐觉得被拂了面子,拉着儿子拂袖而去,没回屋,去门外了。
  传志说:“都少说两句吧,丢也丢了,吵也吵了,既然都过去了,就别提了!”
  婆婆很有预见性地说:“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你姐在这里待了,找不到工作就把她赶紧送走吧。这些天俺都烦了,置来那个刘家小王八蛋,整天吵得耳仁疼,你看那个事,那个多!他有爹让他爹去养他管他去,咱们不管,外甥对姥娘家的人,还不无所谓。你姐让她回家,过不好她活该,谁让她当初瞎了眼哭着闹着找这种狼心狗肺的人家!自己的事自己承担后果。你娘老了,担不动这么多事了,这两天你给她买火车票去!”
  其实传志等这话好久了,青霞住了这么久,什么也不做,又带来一个调皮捣蛋常出言不逊的孩子,的确不能再住下去了,可又觉得那是亲姐姐,亲姐跟着娘,当弟弟的没法说话。现在老娘说话了,一切都好办多了,青霞有怨气也只能照老娘发。老娘哪里是收脾气的对象?
  晚上青霞母子很久都没回来,传志也是怀着某种内疚吧,出去找他们,就在附近超市门口看到他们正吃炒栗子,就带了他们到超市逛了一圈,买点零食之类的,一顿饭没吃完就跑出来了嘛。当然还有何琳,她还一点也没吃呢。
  三人逛到儿童区,小虎子就明确地站到一辆电动儿童车前眼睛直勾勾地拔不动腿了。青霞拉他,“咱不要,忒贵了,每次来你都这样,下次不带你来了!”
  一辆电池驱动的小车子竟近三百块,传志也觉得太贵了。
  男孩说什么也不肯走,被拽急了,干脆往地下一趴,不起来了。周围逐渐站满了围观的人,超市导购员也趁机推荐,说这款产品如何如何好,晚了就没有了等等。
  青霞尴尬地说没钱,又去拉儿子,儿子干脆打起滚,滚到导购员脚下抱住人家腿不松手。
  有点丢脸了,不得已传志把口袋里全部现金拿出来,不够,又划了工资卡,终于把电动童车拿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