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出华山 > 第五一三章 三元齐聚

  剑出华山最新章节
  “他就是佗钵蛮子?”
  仔细打量着地上那具保存完好、栩栩如生的尸体,宇文赟啧啧称奇,指着佗钵死不瞑目的眼角残留的泪痕,惊讶道:“咦?不是说突厥人自诩狼的子孙,流血不流泪么,他怎么一脸恐惧,还哭过?
  裴太傅,难道他临死前还向你痛哭求饶?”
  一同旁观佗钵尸首的杨坚、李穆、闻采婷、宇文盛、宇文招等人,亦大感好奇,不约而同地看向始作俑者。
  “陛下说笑了!佗钵怎么说都是纵横大草原的一代霸主,如何可能痛哭求饶?”
  幻魔一号微微一笑,“实际上,他也没有痛哭求饶的机会——当时微臣全力集运精神力量蕴含在目光之中,只要佗钵与我对视一眼,即可令他感到全身乏力,完全起不了对抗之念……那感觉就好像在噩梦里,明明见到毒蛇恶鬼,群起扑噬而来,却无法抗拒!
  如此一来,微臣取他性命直如探囊取物尔!”
  说着幻魔一号的目光环视一周,众人闻得佗钵死得如此憋屈,但凡与他视线相触者无不一阵心悸胆寒,忙不得避开他的视线,即使杨坚那种精修禅功的定力深厚之人也不敢直撄锋芒。
  宇文赟心头忐忑,强笑一声,故作豪气赞道:“太傅这等境界,实已到了旷古绝今的地步,试问当世还有什么人敢于和太傅抗衡?朕心甚悦,我大周自此无忧矣!”
  幻魔一号也不为己甚,拱手谦逊道:“陛下谬赞了。”
  宇文赟更加坚定了要将这危险人物远远遣去外地的念头,于是斟酌着道:“太傅此行不辞劳苦,大功与国,朕欲册封太傅为江都王,不知太傅意下如何?”
  江都王,也就是所谓的二字王,其实就相当于郡王,而如“秦”、“晋”、“燕”、“赵”等一字王,也就是亲王,两者的地位差别,不言而喻。
  而江都,其实就是扬州城,与南朝国都建康城(南京)不过隔着一条长江斜斜对望,相距仅仅数十里。
  幻魔一号念头一转,立时猜到宇文赟的心思,无外乎将他边境战火之地,既不虞他在地方坐大,又可借助他而今如日中天的威名震慑南朝。
  当下他故作犹豫,婉拒道:“臣微末之功,岂敢奢求裂土封王?万望陛下收回成命,切莫陷臣于不义!”
  宇文赟心头一咯噔,定是嫌二字王太小了!不过,朕不怕你讨价还价,就怕你死赖在长安城不走……一字王就一字王吧!
  思定之后,宇文赟愈发诚意拳拳,“太傅谦卑处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实乃天下道德楷模,非一字王不足以标榜朕以德治国之旨!
  今敕封太傅裴矩为吴王,封地两淮至扬州,着东官(工部)征民夫一万,于扬州城修建吴王府。
  吴王开府建牙一如古之国王,设国相、大将军以下文武官吏若干,特许屯扎精兵三万,节制两淮兵马,防备江南!”
  这是完全将我放在南朝眼中钉的位置,充当镇压南朝的第一道屏障啊……幻魔一号心头一凛,宇文赟绝没有这么缜密的心思,恐怕还有别人从中谋划,或是杨坚,或是尉迟迥。
  赵王宇文招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暗忖:王爵虽重,可好歹是用来稳住一个有真本事的,而且,两淮至今仍战乱不止,民生凋敝,倒也不虞他坐大……只不过,此后朝政大权不免落在某些居心叵测之人手里了!
  想到这里,他眼角余光瞥了眼杨坚,心头沉重。
  在宇文赟殷切的目光下,幻魔一号双手举起,徐徐摘下高冠,一派辞官卸任的坚决模样,沉声道:“吴王之爵,微臣绝不敢受,万望陛下收回成命!”
  宇文赟脸色一白,身子晃了晃,一字并肩王都不能满足你,难道你丝毫不念先帝之恩和师徒之情,非要朕退位让贤?
  就在他心里挣扎之时,耳中传入杨坚的声音,他转过头去,只见杨坚举手摸了摸鼻子,借机掩饰传音入密时嘴唇开阖的动作,“陛下,王爵乃国之重器,臣子就封岂能不以三推三让之礼谦辞?”
  宇文赟恍然大悟,心头一轻,连忙上前握住幻魔一号捧着官帽的双手,用力晃了晃,恳切道:“太傅难道忍心弃朕而去?”
  幻魔一号眨眼间泪水朦胧,呜咽道:“微臣怎忍心弃陛下而去?”
  在场其余人似乎都被这真挚无比的君臣之情所感动,不约而同地抬袖抹眼睛,唯有一身凤冠霞帔的闻采婷不耐烦地翻个白眼,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心里暗骂:一群伪君子!
  宇文赟坚决道:“朕意甚诚,太傅勿疑,切不可再推辞!”
  幻魔一号扑通一声跪下,言辞切切,“名爵乃国之重器,陛下万勿轻许!何况微臣乃诸臣表率,更不可以微末之功奢求重爵,乱了朝廷法度!”
  “太傅!”宇文赟激动不已,摘下自己头上的帝王冠冕,一阵珠帘哗啦声中,直接戴在了幻魔一号的头上,“王冠既定,太傅今后就是吴王了!”
  幻魔一号连忙抬手去摘帝王冠冕,惊呼道:“万万不可!”
  宇文赟摁住不让他摘,“朕意已决,违者不赦!”
  幻魔一号勉为其难,一脸羞愧,“微臣对不起先帝啊!”
  “太傅不受王爵,才是对不起先帝!”宇文赟说着,伸手将幻魔一号扶了起来,心里暗暗松了口气:送个王爵都这么折腾,古礼尽是些繁文缛节,好像之后还得上表谦辞,再来一轮吧?真麻烦!
  见幻魔一号终于接受了王爵,不日就将远去两淮封地,在场众人亦齐齐松了口气,或放心,或欢欣,一时间心思各异。
  幻魔一号以眼角余光降杨坚依然面无表情的神色收入心底,暗自冷笑:争吧!争吧!等你处心积虑将所有异己一一排除,终于坐上那个宝座,你就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我等你召我回来,那一天应该不会远!
  想着想着他扭头看向宇文赟,但见其须发已渐渐失去以往的油亮光泽,目光神采黯淡,印堂和眼角的死气愈发浓郁,显然命不久矣!
  如今尉迟迥和他先后远离长安朝堂,四大宰辅里仅余了杨坚和李穆,而李穆又垂垂老矣,处事软弱,杨坚势必独揽大权。
  一旦宇文赟有个好歹,杨坚即可顺理成章地担任托孤大臣。
  当然,在这之前,杨坚还得一一接癸派在后宫的枕头风威能,至乎祝玉妍、娄昭君等人的联合刺杀!
  …………
  密室练功台。
  石之轩松开掌间的舍利晶球,只见其晶莹剔透,金光璀璨更胜以往,隐隐流露着汪洋大海般澎湃无匹又至精至纯的元气波动,不由满意一笑。
  在天长日久地灌注先天一气之下,舍利晶球里那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奇异空间终于饱和了,而今再也注不进一丝元气。
  “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累气以成真。人食五谷与五味,仙食太和阴阳气……”
  石之轩咏唱丹诀,忽地眸光一凝,左手扔起晶球,右手并指如剑,太清罡气吞吐而出,化作一柄宛若实质的清蒙蒙晶剑,狠狠斩在金黄晶球之上。
  “轰!”
  闷雷激响,金芒爆闪。
  滚滚劲气迸溅开去,震得整个密室石壁簌簌颤动,久久不息……这一击威力之大,足以重创任何宗师级高手,已是石之轩全力以赴的最强单体攻击!
  清蒙蒙晶剑破碎的同时,舍利晶球闪电飞射开去,金芒逐渐黯淡下去,似若有灵性的生物。
  石之轩左手虚抓,召回晶球,顾不得右手剑指骨肉酥麻,视线紧紧落在晶球被清蒙蒙晶剑斩中的部位,但见那处光滑依旧,安然无损,连个刮痕都无。
  唯一损耗的,就是晶球内一丝近乎微不可察的精纯元气了,但与清蒙蒙晶剑所耗的巨量元气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好!好!存储了如此庞大无匹的元精、元气,舍利晶球就是世上最坚固的元能结晶,已非人力所能摧毁!”
  石之轩眸中亮起异彩,晶球的超强防御让他深感那个设想的成功率更高一重,“人之三元,元精、元气有了,只差元神了!”
  说着他果断取下胸前的微型玉剑,双掌虚抱,清蒙蒙罡气周流运转,将舍利晶球和微型玉剑笼罩包涵在其中。
  随着他以意念控制那封印劫运煞气的太清罡气徐徐溢出微型玉剑,整个微型玉剑顿时变得漆黑欲滴,至乎渐渐溢出一丝丝充满邪恶凶戾意味的黑气,如细小的毒蛇般缭绕扭曲,灵性十足。
  “无形无相的劫运煞气与我那一团元神本源融合之后,已经能够具象化在现实空间了么?”
  石之轩眸光一闪,罕有的泛出一丝激动之色,双掌摩动间,催迫太清罡气如浪潮般一波波冲击寄托在微型玉剑上的黑气,将之逼向紧挨着的舍利晶球。
  果然不出所料,舍利晶球对这带着元神能量性质的漆黑神气来者不拒,随着微型玉剑渐渐恢复最初的白璧无瑕,舍利晶球却再不复金光灿然,飞快地变得暗黑沉沉,至乎流转起黑色毫芒。
  将微型玉剑放回胸前,石之轩凝神感应舍利晶球内部的细微状况,不由微微一笑。
  那团漆黑神气在舍利里化为一条狰狞黑龙,肆意徜徉在无量精纯元气积成的汪洋大海里,每一翻滚盘旋,都会膨胀一圈,搅得元气大海波涛汹涌。
  就连原本蛰伏沉积在晶球那无间亦有间、有限又无限质层的庞大元精也周流翻滚起来,被狰狞黑龙吸纳吞噬!
  “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一切浑然天成……哈哈,邪极宗历代的蠢材,只知以舍利晶球存储元精,岂不知这舍利晶球乃是最佳的外丹寄托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