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出华山 > 第五一七章 双面间谍

  剑出华山最新章节
  很显然,因为某些不在石之轩布置之内的因素,紫虚宝剑的灵性在日益增强,至乎将其中的精神烙印也不住加固增强。
  反之,那半吊子金身终归不是真正的破碎金刚,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不免在渐渐腐化,或许这腐化速度很慢很慢,但毕竟是精神烙印赖以存在的物质之基遭到损坏,对精神烙印的影响呈几何倍的放大。
  似此感应到上一世的残留物,或者说,感应到无尽时空之外的另一世界,让石之轩忍不禁联想到“庄周梦蝶”的故事。
  庄子梦中幻化为栩栩如生的蝴蝶,忘记了自己原来是人,醒来后才发觉自己仍然是庄子。究竟是庄子梦中变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中变为庄子,实在难以分辨。
  在常人看来,这事仅仅只是一则寓言,一种哲学,引发了关于生与死、梦与醒、真实与虚幻及人生如梦、物我如一等等思索。
  然而在石之轩这还虚层次修行者看来,此故事或许是一种修道哲理,喻指万事万物最后都是要合而为一的,大道时而化为庄周,时而化为蝴蝶,但也可能是一种【炼神还虚】乃至高层次的真实境界!
  庄周梦蝶……
  庄子在真空大定之中,物我两忘之时,或是元神不经意间与一只蝴蝶的元神连为一体,相互传感;或是元神出游,附着着一只蝴蝶身上。
  然而不论这两种之中的哪一种,都还有一个更隐蔽、更玄奇的可能——那只蝴蝶不是与庄子同一个世界的蝴蝶,而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维度的一只蝴蝶!
  庄子的元神达到了某种匪夷所思的大逍遥、在自在境界,已可无视世界屏障和无尽时空的阻隔,将意识或元神遁入另一个世界,附身到另一个世界的生灵身上!
  更有甚者,是庄子的一丝神念、一个元神化身遁入另一世界,转世为一只蝴蝶,经历了蝴蝶的一生,复又回归本尊!
  “或许……这就是道祖、佛祖在无数世界留下了老子、释迦牟尼的传说,并开创了道、佛两大教派的真相所在!
  不止如此,似羲皇、黄帝等远古圣贤及达摩、张三丰等佛道后起之秀在诸多世界留下独属的道统,也未必全是巧合!”
  一时间,石之轩眸子闪烁着前所未有的骇人精芒。
  …………
  秋雨绵绵,天地一片朦胧。
  长安城里,杨坚一身麻衣斗笠,乘着小艇顺渠而下,眼看就要进入水渠尽头的昆明池。
  在经过最后一座石桥之后,艇尾无声无息地多了一道同样隐在雨披斗笠下的身影。
  杨坚头也不回,皱了皱眉头,惊疑道:“为何长孙兄潜伏在桥上时我一无所觉,但长孙兄一提气运功,我就立时感察到,而且还有种格格不入的淡淡排斥感?”
  “呼……”
  长孙晟负在背后的手掌微微一动,阴柔沛然的掌风送出,推着小艇加速下冲,直直滑入昆明池,才微笑自若道:“佛魔不两立,在下的魔功日益精深,自然会与杨兄身具的佛门心法生出强烈排斥感。”
  “以前我的佛门心法就不排斥长孙兄的气息……”杨坚微微摇头,“而且,在下感觉得到,长孙兄浑身的气息越来越黑暗深沉,就像往一盆清水里不断滴入墨汁,似乎日渐堕入邪道,是否长孙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若是在下能够帮到长孙兄,请直言即可!”
  长孙晟脸色变了变,敷衍道:“杨兄以前没感觉到排斥,是因为在下隐藏得很好罢了,如今杨兄既已知晓在下的身份,在下也就不再多此一举了。”
  “原来如此……是在下孟浪了!”杨坚不置可否,拿起备好的鱼竿,给钓钩挂上鱼饵,抛钩如水,一副钓鱼老手的沉着状态。
  长孙晟见艇中还有一根鱼竿,知晓是留给他的,于是一边有样学样,一边道:“杨兄与其关注在下,还不如关心你自己……有人要对你动手了!”
  杨坚沉稳依然,直问关键,“是宫里?家里?还是城里?亦或城外?”
  长孙晟眉头一挑,“杨兄这问法有趣,当然是宫里和城外双管齐下!”
  杨坚沉吟不语。
  所谓宫里,自是暗指对方是否借皇帝之手杀他;家里则是对方是否通过收买内奸下毒或行刺;城里指街头行刺;城外则又指皇帝将他贬出长安。
  而宫里和城外双管齐下,却又指对方先是利用皇帝出手,若是不成,也能让皇帝将他贬长安,外放到地方。
  好半响,杨坚才徐徐吁一口气,“看来,杨某也得早作打算,或许自请外放,暂避一时,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长孙晟漠然道:“突厥新继位的沙钵略可汗以出猎为名,把伪齐余孽高绍义诳到南部边境,给贺若谊、贺若弼叔侄一网成擒,如今正在押来长安的途中。
  陛下已决定下个月就派在下和汝南公宇文神庆为送婚使臣,护送千金公主北上大草原……恐怕我们下次再见,已是不知是何年何月,亦不知长安又是何样情形了?”
  说到最后,颇有些欷吁之意。
  杨坚同样轻叹一声,摇头无言。
  不知过了多久。
  长孙晟轻咦一声,手中竹竿一抖,沉沉弯了下去,但见他哈哈一笑,使巧劲儿一甩,竹竿一弹,已将一尾半尺长的鲜活鲤鱼提出水面,收入鱼篓。
  一连串动作宛似行云流水,熟极而流。
  杨坚眼神一闪,喟然叹道:“长孙兄好运势!”
  长孙晟取下鱼钩,将挣扎着的鲤鱼捧在手里,轻叹道:“鲤者,离也。莫非上天也知我与杨兄即将分离?”
  说着似乎意兴阑珊,苦笑一声,“看来在下要先告辞了!”
  言毕将鲤鱼向着二十余丈之外的岸边抬手一抛,然后他一跃而起,紧随其后,在十余丈处一齐力竭,但鲤鱼先一瞬落水,给他脚尖轻点借力再跃十丈,轻松上岸了去。
  小艇上,杨坚伸手拿过盛着鱼饵的竹筒,看了看里面以面粉和麦麸和成的粗面团,喃喃自语道:“什么时候,鱼儿还会吃这种一下水就散的饵料?”
  说着他徐徐抬起竹竿,钓丝牵着鱼钩升出水面,鱼钩上果然空空如也!
  原来他此行前来钓鱼,本无钓鱼之意,也就故意以麦麸、面粉加水扮成鱼饵,悬在鱼钩上沉入水里不到一刻钟就给泡散了,基本不可能钓到鱼。
  杨坚一边不慌不忙地再次给鱼钩悬上这种聊胜于无的鱼饵,一边摇头失笑,“长孙晟一听我准备远离长安就失了方寸,竟不惜以真气吸附鲤鱼上钩,又急着以真气护持竹竿、钓丝把鲤鱼强拉上来,何苦来哉?
  难怪魔门中人一直难成大器,如此急功近利,心气浮躁,诚可谓谋取王图霸业的大忌……不过,以前的长孙晟应该不会如此,或许与他近来气息大变有关。”
  杨坚目中闪过思索之色,似乎隐约听闻,魔门某些邪功秘法,可使人功力和境界突飞猛进,然而代价却是心性和精神变得阴暗和扭曲起来。
  而且,这些邪功秘法极为危险,稍不注意就会走火入魔,或是魔火焚身,或是精神分裂,死得凄惨无比!
  …………
  城里一处隐秘民居。
  长孙晟与祝玉妍、娄昭君等人密议良久,始才告辞离去。
  娄昭君沉默片刻,幽幽道:“长孙晟到底在想些什么呢?莫非他还想要让我们与杨坚两败俱伤,然后再凭他一人即可坐收渔利?”
  “他这是阳谋,当然不怕我们不如他所愿!”
  祝玉妍冷笑一声,“他料准我们不敢放杨坚外出,否则没了皇帝的就近压制,一旦杨坚在野背倚佛门,在朝联络尉迟迥、韦孝宽等大将拥兵自重,割据一方,再加上宇文氏那么多统兵藩王的掣肘……到时候即使我等掌控着皇帝,皇命也出不了长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