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出华山 > 第五二二章 将计就计

  剑出华山最新章节
  “噗!”
  一个身着骑士皮甲的修长人影跃墙落入长孙府的后花园,脚下一个踉跄,终于忍不住又呕出一大口鲜血,喷在金黄的秋菊上。
  枝叶摇曳,金红交错的秋菊愈显娇艳欲滴。
  重伤之下,他明明应该面色苍白,冷汗滢滢,但整张脸皮竟僵硬异常,毫无表情,宛若一层死皮。
  “没想到……了空这贼秃含怒出手,明明跌出了空灵禅境……仅凭功力便已如此强横无匹!”
  他剧烈地喘着粗气,连说话都时断时续,一边踉踉跄跄走向竹林间那座假山,一边伸手在脸上一抹,扯下一张人皮般的面具塞入怀里,显露出长孙晟的英俊面庞。
  “惭愧……我这人皮面具的配方和手艺实在不敢恭维,勉强一用,也只能应付伪君子,却应付不了真小人……杨坚定然已经开始怀疑我了!”
  伪君子即使心里怀疑,若没有证据也会故作不知,暂不翻脸;反之,真小人只要怀疑,不论有没有证据,都会立刻动手报复。
  长孙晟苦笑不已,一手伸入假山石上的粗大裂缝里,一阵摸索后响起“吱吱咔咔”的机括开启声。
  待他收回手时,已握着一个长颈瓷瓶,直接以拇指拨去塞子,一仰头服下瓶内药液。
  药水入腹,迅速化作丝丝缕缕的凉爽药力游走周身,滋润着他的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大大缓解了那种火辣辣的创伤。
  “希望在本宗秘制‘还魂水’的配合下,我能在三五日内伤势痊愈,否则可就麻烦了!”
  思及“还魂水”的来历,长孙晟不由摇摇头,嘴角浮现一丝讥讽。
  魔相宗承袭了部分法家道统,而这“还魂水”原本是法家用在关键时刻,拯救受刑之后垂死挣扎的重要犯人的高级秘药。
  法家的政治口号固然是“缘法而治”、“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法不阿贵,绳不挠曲”、“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然而实际上,执法者既是权贵大臣,面对一衣带水的犯法官员,自然会官官相护,如何会当真“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也因此,在官场这个大环境下,法家也得直中求曲,“还魂水”就应运而生了。
  可笑的是,时移世易,这种法家给受刑犯人专用的东西,最终再没尊贵犯人使用了,而都由法家弟子聊以自用了。
  长孙晟倚在假山上,待得稍稍回复力气,正要迈步前往练功房运气疗伤,忽地止步,强装振作,扭头望向观风亭。
  但见祝玉妍怡然端坐亭中,提壶斟茶,“长孙兄伤得不轻,需要玉妍通知采婷来助长孙兄疗伤么?”
  长孙晟冷笑一声,“大家圣门同道,岂能无故自相残杀?如今我虎落平阳,祝宗主既不好对我下杀手,徒逞口舌之快,于祝宗主何益?”
  祝玉妍冷哼一声,“长孙兄好一个顺水推舟,此次本派对普六茹坚动手,明明并未通知长孙兄,长孙兄何故不请自来?”
  长孙晟毫不势弱,径直走向亭子,“既有共同的敌人,我这可是助宗主一臂之力,一举重创普六茹坚,宗主不应该感谢在下么?”
  “可惜此次长孙兄未能将普六茹坚一击毙命,恐怕此次我与长孙兄都给普六茹坚利用了!”
  祝玉妍美眸闪过一丝阴霾,“之前离开之后,我又点验了一遍残存的精骑,结果竟发现了其中混入了两个不知来路的尖细,还都是死士!”
  “这……”长孙晟晃了晃,身心一阵乏力,“难道普六茹坚想要将计就计,有预谋地在此次刺杀之中负伤,好以此为名辞去出征的差事,继续留在长安?”
  祝玉妍美眸一闪,幽幽一叹,“只希望长孙兄那半拳一掌可以给普六茹坚造成永不能痊愈的伤害,否则吾等今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
  “那罗延(杨坚小名,金刚不坏)这次竟伤得如此之重?”
  独孤伽罗倚在精舍门口,成熟妩媚的脸蛋儿满是焦虑不安,素手死死捏着裙角,指节紧绷得隐隐发白。
  前脚她才送走了宫里派来的传旨太监。
  下午时分,杨坚重伤返回长安,朝野震动。太上皇宇文赟怀疑杨坚没病装病,派御医来“医治”之后,才不情不愿地下旨撤销杨坚的外放职司,准其继续留在长安养伤。
  精舍角落的矮榻上,脸色惨白的杨坚仅着丝绸里衣闭目盘坐,入定行气,额头热汗滚滚,发髻上白雾缭绕,如烟如云。
  了空和歧晖分别盘坐在矮榻两侧的蒲团上,为杨坚护法的同时,亦准备时刻施以援手。
  忽然,杨坚睁开双目,脸色时青时黑,好一阵变幻,“噗!”的喷出一口暗红淤血,长长舒了口气。
  淤血落在毛毡地毯上,竟发出“呲呲”的腐蚀声,腾起丝丝黑烟。
  了空见此,忍不住皱了皱眉,“魔门确是人才辈出,年轻一代里继石之轩、祝玉妍之后,竟又有人的武功达至如斯境地,而且所修魔功比之前两者更为邪恶阴毒!”
  “不错……我虽依仗禅功真元逼出了侵入经脉和脏腑内的邪毒和淤血,但经脉和脏腑的创伤却诡秘非常,仍难以快速治愈。
  若是按照正常方法运功疗养,一年半载之内我根本无法恢复元气,更绝不能与人动手,否则将永难痊愈!”
  杨坚脸色沉重道,心底暗忖:尽管早知长孙晟近来修炼了某种阴暗扭曲、利害之极的邪门秘法,魔功进步飞快,却未料到他的魔气如此阴毒无匹!
  歧晖饶有深意道:“如今宇文赟已将皇位传予懵懂孺子而退居太上皇,且以贫道观之,宇文赟寿数将尽,命不久矣……天赐良机随时可能到来,隋公岂可无力应对变局?时间不等人啊!”
  了空虽未多言,却也目光沉凝,定定看向杨坚,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道长言之有理!”
  杨坚犹豫片刻,重重叹了口气,“想不到还是要用到那东西!”说着起身拨弄着床头书架上的一堆竹简,从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檀木匣子。
  只见他将匣子递到了空和歧晖面前掀开,两粒花生米大小、鲜红欲滴的药丸赫然陈列,隐隐间弥散着丝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儿。
  了空和歧晖眼神一闪,耸了耸鼻子,旋即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头,对视一眼,更精通医药之理的歧晖迟疑道:“请恕贫道眼拙,辨不出这药丸的具体材料和炼制方法,只能感察到其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生机之力,理应可以大补精气、疗愈伤势。”
  了空颔首,表示与有同感。
  歧晖又道:“贫道也曾精研炼丹术,却从未亲眼见过有谁能将如此庞大且精纯的生机能量凝炼在这一粒小小的药丸里,简直堪比传说中的几种无上灵丹……此人的炼丹术定然已达登峰造极的境地!”
  杨坚沉声道:“赠药之人曾说,此药服一粒大补,服两粒疗伤,服三粒以上则反生大害……”
  了空似乎想到什么,目光一闪,伸手捻起一粒药丸,举在眼前细细感察,好一会儿才轻咦一声,“这种若有若无的宁静灵性……原来如此,这药丸里加入了一种仙灵奇石的粉末,非有缘者无福享用!”
  杨坚向来心思缜密,怎肯草率服用这种曾经害苦一个皇帝的诡异药物?直至此刻得了佛道两大顶尖高人的检验和首肯,终于放下心来,接过两粒药丸囫囵吞下,盘坐运功化开药力。
  一股股温纯能量沿着血气飞快地行遍全身,滋润修补着经脉、脏腑的创伤以及左腿的骨裂痕迹……
  ………………
  石之轩倏地醒来,感受着千里之外那个新增的精神烙印,眸中闪过丝丝奇异之色,“那两颗【魔媒】,还是潜伏在杨坚身上了么……”
  “可惜……仅凭区区两颗【魔媒】,根本奈何不得精擅佛门正宗禅功的杨坚,最多也就相当于在他身上打了个印记,开了个后门儿罢了!”
  此刻石之轩正手捧和氏璧,平躺在一座直径丈许的冰晶圆台上,透过泛着若有若无的清光的厚厚冰晶,还可看到下面隐隐流动着的水银纹路。
  以冰晶圆台为中心,顺着蔓延向四面八方的水银纹路,入目所见尽是冰晶地面、冰晶墙壁、冰晶顶盖,完全是个由厚厚冰晶构成的偌大密闭空间。
  寒气朦胧,所有冰晶表面都流溢着若有若无的清光,其中亦满布神秘的流动水银纹路,似乎是某种能量流通的媒介网络。
  一切的一切,无不充满一种清净而梦幻的风格,美轮美奂!
  唯有集中目力,方可透过厚厚冰墙,隐约看到其后的淡黄色溶洞石壁。
  此处乃是石之轩千挑万选而出,并精心布置的闭死关密室,出于一向的谨慎和警惕,他才通过海量寒冰真气制造了这么多的坚固玄冰,又以水银为能量回路,为玄冰附着上太清罡气,隔断如向雨田、梵清慧等强者对他的精神感应。
  可以说,这里不仅仅是以玄冰构筑的铜墙铁壁,还类似于一个超大型的太清罡气罩……世上在没有比这里更坚固、更隐秘的密室了!
  随着石之轩的心灵从真空大定中退出,他的身躯亦由“蛰龙眠”的假死状态迅速恢复过来,重启生命波动。
  不错,他这一门集胎息术、闭息术、龟息术、蛇息术、蛙眠术、蝠眠术、睡仙功等等敛息秘术,外加丹道静功、种魔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魔劫法”及【慈航剑典】的‘撒手法’、‘死关’这等徘徊在死亡边缘的寂灭枯禅法……博采众长所精创的假死离魂之法,谓之【蜇龙梦魂大法】的睡功,本就是准备用在他自己身上的。
  而当初用在宇文邕身上,不过是牛刀小试罢了。
  时至今日,石之轩早已隐隐肯定,修行者在达到类似【炼神还虚】大成的境界后,即可尝试“破碎虚空”,但如何破碎,也是很有讲究的,已知的方式有三:
  其一,声势浩大,如燕飞助孙恩开启“仙门”,至阴、至阳两种截然相反的元力交击相激,那真是惊天动地、电火爆闪;
  其二,无声无息,就像佛门的寂灭坐化,例如慈航静斋的坐死关、八师巴手结莲花印的圆寂、蒙赤行的悄然坐化;亦或道门的羽化飞升,例如无上宗师令东来在十绝关悄然消逝、传鹰跃马横空蓦然不见;
  其三,略有异象,例如庞斑,一团电芒在他身上无声无息地爆射开来,他即消失不见。
  石之轩当然不会贸然尝试进入“仙门”,只因那定是有去无回,还很可能彻底毁去肉身,而他也无法做到传鹰那样跃空而去或庞斑那样在电光中遁去无踪,那么他唯一所能尝试的方式,唯有类似慈航静斋的坐死关。
  不过,慈航静斋的坐死关还比较初级,不够尽善尽美,稍有不慎便会全身精血爆裂而亡,而且不尽合石之轩的心意。
  所以他才参照枯禅、寂灭、龟息、睡功等法门,创造出独属于自己的【蛰龙梦魂大法】,可让元神与肉身若即若离,放逐在肉身与虚空的夹缝里,就像一种徘徊于死亡边沿般的深沉睡眠。
  比之假死更像死亡!
  须知,当修行者炼神大成之后,出神入定,不为物境所迷,只要道心不曾倒退或失守,基本上就一直处于存神明性的状态,根本不会再做梦!
  然而若是将元神与肉身若即若离,放逐于生死边缘,那元神天地自然浑融为一,共同运转,就会不住捕获各种各样的虚空信息和幻象,也就如同做梦一样。
  同时,这种状态下,元神的感应能力也会成几何倍数的放大,平日里接收到的模糊感应也会变得清晰起来。
  石之轩正是像通过这种状态,争取确定上一世那个世界的时空坐标,至乎捕获其他世界的蛛丝马迹,以图将来。
  当然,这种状态很是考验修行者的元神强度,若是道行不够,很容易迷失元神,给自然虚空磨尽记忆,然后元神直入轮回,全身精血爆裂不过是外在表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