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出华山 > 第五二四章 时局变幻

  剑出华山最新章节
  秋日初升,郁郁金辉尽情铺陈在宫廷御道上,烘得穿紫服绯的一众权贵大臣身心俱暖——天元皇帝宇文赟病危濒死确是大快人心之事!
  向着天台寝宫行进之中,众大臣依照亲疏远近、利益关系、出身阶级、所属籍贯、执政理念等等因素分成大大小小的团体,或形单影只,或三五成伙,或前呼后拥,结党成群。
  国丈普六茹坚、领内史郑译、小御正刘昉、御史大夫柳裘、内史大夫韦謩、御正下士皇甫绩等人不知何时凑到了一起,形成最为接近皇帝、话语权最大、含金量亦最高的一伙儿。
  郑译以眼角余光环视一周,幸灾乐祸道:“天元皇帝刻薄寡恩,苛虐臣下,众人此刻恐怕都在强抑欣喜呐!”
  刘昉等人先后出言附和,目光却集中在杨坚面上,表态站队之意不言而喻。
  当然,郑译也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自宇文赟传位于宇文阐,自居天元皇帝之后,不仅他自己更加肆意游戏,还屡屡召唤亲贵大臣跟随,出入没有节制,有仪仗队随从,早出晚归,陪同者尽皆苦不堪言,难以忍受。
  群臣每次到天台朝见宇文赟以前,还得先素食三天,洁身一天;宇文赟自比昊天上帝,不准群臣和他同样穿戴,常常穿配有丝带的衣服,戴通天冠,冠上有金制的蝉作为装饰品,看到侍臣的帽子上有金蝉和王公衣服上配有丝带,都叫他们去掉;不准别人有“天”、“高”、“上”、“大”等字的称呼,官员的姓名中有以上字样的一律改掉。姓高的改为姓“姜”,九族中称高祖的改称“长祖”;更禁止天下的妇女搽粉画眉,除了宫中女子,其余妇女都不准涂脂抹粉画眉毛。
  更有甚者,宇文赟但有不遂意,自公卿以下的官员,常常遭到刑杖的拷打。对人拷打时,以一百二十下为准,称为“天杖”,以后又增加到二百四十下。宫女和在宫中任职的女官罕有幸免,后、妃、嫔、御,虽然受到宠幸,也多被拷打背脊。
  于是乎,内外臣僚无不恐怖,人心惶惶,忐忑不安,只求苟安幸免,在没有自主意志,当值之时叠足而立不敢出气。
  如今宇文赟昏迷不醒,终于消停下来,无论宫内宫外、朝野上下,无不大大松了口气,若非害怕惹人诟病,很多人都想放鞭炮庆贺一番。
  即使不能放鞭炮,今日退朝之后,文武百官回到家里,也定会小酌一杯,窃笑不已。
  刘昉沉吟道:“天元皇帝多半已经无力言语……按制,等会儿我与御正大夫颜之仪应该会当先觐见,到时我会宣称陛下诏令隋公你贴身侍奉疾病,自此入住宫中。
  隋公见机行事,只要迫颜之仪就范,在我起草的遗诏上署名,隋公即可顺理成章地继任丞相,辅佐幼主,节制内外兵马,再有杨太后执掌后宫和小皇帝……如此大业可期啊!”
  “这……万万不可!”杨坚立时大摇其头,其实他心里很是赞许刘昉之意,但面上却不能就此应允,否则吃相未免太过难看。
  郑译、韦謩等人当即苦劝不止。
  刘昉故作恼怒,“隋公如果想干,就当机立断;如果不想干,我就自己干。”
  话虽如此,实际上他也明白,他威望不足,羽翼不丰,远远比不上声名显赫、势力雄厚的杨坚,基本没有他独揽大权的机会。
  若非如此,际此大变之机,但凡稍有雄心壮志者,又岂会甘附尾翼?
  杨坚又迟疑一瞬,长长一叹,“上皇濒危,皇帝年幼,为防主少国疑,天下动荡,杨某不得不做下这大不违之事了!”
  顿了顿,又向身旁诸人拱手一礼,“还望诸公助杨某一臂之力!”
  诸人连忙还礼,“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
  在太上皇宇文赟驾崩之后,各方势力紧锣密鼓的利益妥协之中,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毕竟还有早已继任的小皇帝宇文阐在,倒也算不上失了主心骨,大周朝野经历了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变动后,渐渐趋于稳定,丞相杨坚挟幼主以令天下,独掌军政之势已不可违逆。
  闻采婷气呼呼地走进阴癸派的秘密据点,祝玉妍、娄昭君等阴癸派高层早已济济一堂,等候良久。
  “宫里人惯会见风使舵,一见宇文赟没了,以前受我拉拢的人手全都弃我而去,如今我连觐见小皇帝宇文阐都难以如愿,明日就会被送往城西的尼姑庵落发出家了。”
  娄昭君毕竟在北齐潜伏多年,知晓其中利害关窍,沉吟道:“际此大变时局,那些边边角角的手段全没大用,唯有将一个威名赫赫之人顶上前台,独揽大权,方可一举奠定乾坤!”
  偏偏阴癸派的佼佼者全是女人,在选择代言人这方面最是尴尬——代言人若是庸庸碌碌,根本争不过朝堂上那些豺狼虎豹;反之,代言人若是枭雄之姿,又岂会甘心听命于一群女人?得势后或是一脚踹开阴癸派,或是想要反过来征服阴癸派,让阴癸派势力为其卖命。
  女主天下,注定是一条艰辛而曲折之路!
  陆令萱也曾在北齐末期做过一段时日的女丞相,精通权力交替的关键,知晓如今看似大局已定,但此后仍需一段时日的权力博弈才会真正奠定局势,胜者为王,败者退场。
  不无遗憾道:“可惜本派所控制的文武大臣,大多都是北齐降臣,在这等国祚攸关的事情上唯恐避讳不及,根本说不上话。”
  原本娄昭君等女倒是属意于石之轩所扮演的裴矩,然而石之轩武功既高,心智亦深,羽翼更丰,绝难对阴癸派言听计从,一旦石之轩掌权,那么阴癸派女主天下的理想同样遥遥无期。
  所以娄昭君等人后来渐渐淡化了与石之轩的联合,着手另起炉灶,而石之轩亦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去,重新独走。
  两家的联盟,在心照不宣中悄然解体。
  如今忽逢大变,阴癸派苦于在朝中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代言人,只能坐视杨坚党同伐异,一步步收拢军政大权,娄昭君等人大感无奈之余,不约而同地又想起石之轩。
  可惜石之轩此刻正在千里之外的扬州,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她们想要与他重新联手也难以如愿。
  祝玉妍黛眉微蹙,幽幽一叹,“其实我一直不明白,就算没有本派相助,之轩亦可独自力压杨坚,执掌大权,可他为何竟似对皇帝宝座唯恐避之不及,故意远去江东,给予杨坚可乘之机?”
  娄昭君等人亦有同感,却都因所知信息太少,抓不住其中关键。
  闻采婷斟酌一下,吞吞吐吐道:“我在宫里听小太监们说,杨坚已经准备以小皇帝的名义下诏正式恢复佛法、道法,之前被迫还俗的和尚、道士若是诚心修行的,可以恢复教徒身份,重归寺庙、道观……”
  言犹未已,屋内气氛霎时凝滞起来,祝玉妍还没什么,娄昭君等长辈难看的脸色令闻采婷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仅仅是恢复佛道么?”祝玉妍美眸一闪,若有所思,淡淡道:“恐怕……这只是第一步,剩下的要等杨坚真正篡位之后,再以他自己的名义下旨全国各地大建佛寺、道观、舍利塔、天尊像等等,甚或动用朝廷的人手大肆印刷佛经道藏……”
  “与其坐视下去,不如再行险一搏!”娄昭君美目杀机闪烁,面罩寒霜,“杨坚不是害怕宇文氏诸王在地方发动叛乱,以千金公主将要远嫁突厥为借口,征召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等五王入朝么?
  宇文氏诸王未必甘心引颈受戮,定然还会与杨坚有一场厮杀,那就是本派力挽狂澜的机会!”
  陆令萱蹙了蹙眉,接着道:“不能孤注一掷,最好再派人联络盘踞山东六郡精华之地的尉迟迥,万一事有不谐,吾等支持尉迟迥重建山东王朝也算一条不错的退路。”
  “恐怕尉迟迥独木难支……”娄昭君转而看向爱徒,“玉妍你不妨给石之轩去信,争取让他同意暂且与尉迟迥联手对抗杨坚。”
  祝玉妍轻轻颔首,表示自己会依此行事,然而她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尽管她看不透石之轩的心思,但她直觉地感到石之轩很可能不会容许北朝再次分裂。
  ………………
  淮南田野,幻魔一号正带着一干吴王府官吏视察难民营地。
  冬季临近,天气日渐寒冷,若不做好保暖防寒的措施,恐怕他辛辛苦苦招揽而来的十数万流民不仅无法化作劳力,还可能因冻饿致死的人数太多而引发暴乱,令他过去三个月的心血毁于一旦。
  “唳……”
  尖锐鹰啼刺破长空。
  一只翼展近两丈的金色鸿影在上空盘旋一圈,又翱翔而去。
  幻魔一号一抬手,精准地接住高空落下的一管竹筒,从中取出一张信笺,“尊主要我率兵北上,先联合尉迟迥向杨坚施压,然后再将尉迟迥卖一个好价钱,趁机将封地向北推进到荥阳(郑州)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