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出华山 > 第五三二章 时代交替

  剑出华山最新章节
  “白里透金……佛门么?”
  雁门关外,峭壁之巅。
  从天而降的一团清风喃喃自语着,一颗暗金晶球悬浮在旁。
  回顾刚刚遁入此方世界屏障那一瞬,于天地人三才气机运转的“惊鸿一瞥”,那一股笼天罩地的淡淡白里透金气运,充斥着光明宏大的意味,分明是佛门上承天命,下占地利,中居人和,武运昌隆,盛极一时的象征。
  简而言之,这是佛门的时代!
  “西南大理天龙寺,中原大宋少林寺,西部吐蕃密宗,东北大辽龙化寺、天雄寺、海云寺等国寺,就连西北的西夏也自称为‘礼佛之国’……”
  “以此推之,天龙开局亦是佛门诸派内讧,由盛转衰的开端,少林寺的封山正是佛门时代终结的标志……而到了射雕、神雕时期,佛门沉寂,道门活跃,一切围绕着全真教和道门宝典【九阴真经】展开,可谓是道门的时代!”
  “再之后,或是佛道制衡,或是佛涨道消,或是道涨佛消……如此佛道交替,总之正派永存,邪魔苦逼!”
  阳神聚现的石之轩摇头失笑,如果说黄系世界是佛道魔杂四大派系的四元世界,那么金系世界就是一元半的世界,其中这代表主流大势的一元属于正派,或由佛道之一独享,或由佛道共享,而剩下的那半元才属于邪派或杂派!
  转念间,石之轩的阳神法身自然而然地深深嵌入天地虚空,全力汲取着本源之气补充之前跨界的消耗。
  “如今天地元气的浓郁程度也仅略逊于大唐世界半筹,可惜活跃度仍大有不如,而且世界本源里少了大唐的那股子灵性,显然是炼气有余,炼神不足,较难出现元神出窍至乎破碎虚空那等层次的人物!”
  “难怪大唐世界有战神殿和‘仙门’这种……”
  “不过么,天龙时代,也算是此方世界的巅峰时期,天地元气周行运转的速率极快,时间流速远非笑傲时代可比,约莫是大唐世界的两三倍。”
  之所以用大唐世界做基准,乃是看准黄系世界天地元气的潮涨潮落波动很小,运转周期亦非常平稳,时间流速几乎无甚变化。
  “既然此方世界的天地元气处于波峰时段,世界等级不高不低,又没有黄系世界的水那么深,那我或许……”
  一时之间,石之轩生出把这世界收归禁脔,略加经营,充作穿梭各界的中转站的冲动。
  “当然喽,现在还是先去寻任务目标……我选择时间段时可是特地提前了很多年呢!”
  阳神化作清气长风,卷了暗金晶球向着北方飞遁而去,眨眼消逝无踪。
  ……
  契丹立国至今已逾一百五十余年,尽管国号在“契丹”、“大辽”、“大契丹”之间反复变更,但对汉家燕云十六州的统治却日趋成熟和稳定,更采取了“一国两制”这高度灵活的政治手段,也即设南面官和北面官双轨官制,以“本族之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北面官治宫帐、部族、属国之政,南面官治汉人州县、租赋、军马之事,因俗而治……
  适合国情而又简略有效的国策,促使国内人口百多年间翻了近四倍,契丹人和汉人融合加深,国力日趋鼎盛。
  契丹上京城。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繁华气氛不输于中原大城。
  “砰!”
  临街一家商铺的门板忽地倒塌,引来了诸多行人的注意。
  一个契丹青年捂着胸腹摔在门板上,嘴角溢血,分明被揍得不轻。
  他身材甚是魁伟,堪堪双十年纪,身穿契丹贵族锦袍,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豪迈之色,顾盼之际,不乏威势和贵气,似乎出身很不一般。
  “萧大哥!”
  一位汉人少女惊呼着扑了出来,伸手去扶他。
  而他也硬气得很,轻轻推开少女,强忍着浑身伤痛,红了眼睛挣扎着站起来,满脸凶蛮不减,恶狠狠地看着那从商铺里缓步而出的汉人江湖客。
  行人们纷纷围拢过来。
  可惜不拘汉民还是契丹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丝毫没有多管闲事的意愿。
  不得不说,在久受汉民熏陶之后,契丹人也染上了围观的癖好,并不因同族贵人挨揍而有什么过激反应,甚至不无恶意地揣测:这汉人小娘子倒也标志,难怪这小子拼着挨揍也要英雄救美!
  那汉人江湖客三十来岁,一手提刀,眼神阴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良善之人,此时他更无视了恶狼一般的契丹青年,径直伸出另一只手去抓那汉人少女,“小娘皮,没想到你还真能招蜂引蝶,连契丹狗都动心了!”
  契丹青年挥手阻拦,他却眼也不眨地反手一刀划出。
  “嗤!”
  契丹青年未能完全躲过,小臂上多了条三寸血痕,不由自主地跌退两步。
  汉人江湖客冷笑一声,“契丹小狗,别以为你是萧氏子弟,老子就不敢下狠手!惹急了老子,大不了一刀剁了你就立马出城去,些许追捕能奈我何?”
  契丹的国姓是耶律,皇后历代均是姓萧。萧家世代后族,将相满朝,在契丹国极有权势。有时皇帝年幼,萧太后执政,萧家威势更重。
  这江湖客虽自命武功不凡,但也不免对萧氏权势顾忌重重,因此一直手下留情。
  契丹青年凛然无惧,再次上前把少女挡在身后,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契丹话,看神情很是愤怒,想来是在指责江湖客。
  一而再地被打搅好事,江湖客也很是恼怒,“你找死!”,蓦地抬脚踢疾踢,腿影连环,脚尖悄然用上了内力,竟是心思险恶,欲要给契丹青年造成隐蔽而又严重的内伤。
  契丹青年挥拳格挡了两招,均是大开大合的军伍招数,终究难敌对方的精巧腿法,一下子被踢中了侧腰,整个人横飞出去,砸倒了好几个围观群众。
  顿时哀鸿一片。
  “萧大哥!”
  少女再次惊呼,就要冲过去查看契丹青年的情况,却给江湖客一把抓住,挣脱不得,但见他不屑一笑,“这点儿三脚猫功夫也敢跟老子抢女人?”
  “行了吧!江湖莽夫不识大体,丢人都丢到契丹上京来了!”
  冷言冷语之中,一位身着宋国武官服的魁梧中年缓步而来,神情冷肃,气势凛然。
  那江湖客眼角一缩,松开了少女,旋即一脸讥诮打量着来者,“朝廷鹰犬?又是替那没卵子的皇帝来给契丹上供?这次送了多少金银财宝、美女奴婢啊,也分润我两个?”
  “放肆!”魁梧中年眼中杀气一闪,那江湖客暗呼不好,正要挥刀出手,忽觉眼前人影乍现,胸口蓦地一痛,整个人倒飞出去。
  众人隐隐听到清脆的骨裂声。
  落地后他更连滚带爬地逃之夭夭,狠话也不说一句。
  契丹青年正在起身,恰好看见了魁梧中年兔起鹘落,行如鬼魅,瞬息间一脚重创那江湖客的一幕,不由目瞪口呆:好厉害!
  魁梧中年精光灼灼的眼神在契丹青年与汉人少女之间徘徊一下,又停留在契丹青年那比他还要魁梧的身形上,忽然神色一动,以契丹话道:“小兄弟,英雄救美也要量力而行!”
  契丹青年也叽里咕噜地俯首道谢。
  魁梧中年轻嗯一声,转身迈步离去。
  契丹青年盯着他的背影好一会儿,神色变幻不定,忽地狠一咬牙,拉着少女追了上去。
  明明那魁梧中年迈步的动作不疾不徐,但契丹青年和少女全力奔跑,不仅没能拉近距离,还越落越远。
  好半响,三人先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巷子,魁梧中年才驻足静立。
  契丹青年二话不说,冲过去就对着魁梧中年下跪磕头,前额捣得地面砰砰响。
  魁梧中年以契丹话淡淡道:“你为何拜我?”
  契丹青年一边叩头不止,一边以契丹话诚恳道:“我想拜你为师,请你传授我武艺!”
  “哦?”魁梧中年眼神一闪,隐有笑意,“即使同为南朝汉人,我也不一定会传他绝艺,更何况你是契丹人?”
  契丹青年一愣,随即面上肌肉抖动,竟是蛮劲上涌,一个劲儿地磕头如捣蒜,很有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势头。
  “萧大哥!”
  汉人少女在旁看得心疼,唯有跟着跪下,连连叩头。
  魁梧中年初时不为所动,直到契丹青年磕了足有两百响头,前额磕破,血流满面,整个人都有些迷糊了,才缓缓发话:“收你为徒也不是不行,但你须得娶这位汉家少女为妻,并立下重誓,永世不杀汉人,也不得假他人之手杀害汉人!”
  契丹青年闻言毫不犹豫道:“今日回家,我就向父母阐明心思,请他们为我向茜儿的父母提亲……此生此世,我与茜儿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顿了顿,又举手向天,郑重无比,“日神、山神在上,我萧远山即日起誓,永不杀汉人……”
  契丹国内的佛教固然渐渐压过了萨满教,但不通汉文化的契丹人对天地自然之神的崇拜依然根深蒂固。
  宣誓完毕,魁梧中年伸手去扶萧远山,却忽地手势一变,在他肩骨、臂骨、腰腹、膝盖等处连拍数下,注入一股股热气,开怀大笑道:“果然天生筋骨粗壮坚韧,精气旺盛,兼又意志坚定,无畏无惧,确是个习武的绝顶胚子!
  亏得你之前所学的那些军伍功夫固然粗浅,却也为你打下了不错的内外功根基,否则就算为师想授你上乘武学,也为时晚矣……”
  顿了顿,又对一脸疑惑的萧远山道:“乖徒儿,你可知刚刚中了那人的内力暗算,若非为师为你渡气疗伤,恐怕你暗伤积重难返,轻则脏腑淤血,重则武功尽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