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剑出华山 > 第五三六章 天下第一刀番外

  剑出华山最新章节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大江北岸,宋缺深情吟唱着歌诀,拦住了岳山的去路,手握刀柄,战意蓬勃道:“今日一战,世人始知谁才是天下第一刀手!”
  出乎宋缺的预料,岳山并未立即应战,反而沉默半响,才缓缓道:“我此行正要完成生平一大夙愿,否则无法全心决战,你若愿意,可与我同行,事了我便与你一决高下!”
  宋缺见他神情不似作伪,亦非避战、畏战,便即松开刀柄,沉声道:“我很好奇,什么事让你如此牵肠挂肚,同你走一趟又何妨?”
  二人沿江直走,不多时就来到被誉为“达摩第一道场”和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也是中国禅宗发祥地和最初祖庭之一的定山寺。
  岳山反手一拍刀鞘,龙吟虎啸般的刀吟声浪滚滚扩散,震彻数里,“岳山特来拜会大德禅师,望乞赐见!”
  宋缺潜运气功护体,以免为音波所携的霸道内劲所伤,暗暗对岳山功力之深湛而心惊不已,但目中仍闪烁着自信的神采。
  岳山眼角余光见他如此表情,同样暗暗断定了宋缺乃是生平罕见的大敌。
  二人均隐隐感应到寺中众多气息一滞,知晓那是功力粗浅的武僧为音波震得气血紊乱。
  如此下马威一出,不虞大德禅师不“赐见”!
  果然,不一会儿就有一气势沉稳的知客僧迎了出来,冲二人合十一礼道:“大德禅师在后园恭候二位大驾,请随贫僧来!”
  言毕知客僧引着二人步入寺中,穿门走廊,直到后园一处僻静的独院禅居。
  岳山一眼就盯住了近十年未见的大德,但见其一身月白僧袍盘坐在院中蒲团上,一如十年前那般年轻俊秀,丰朗如玉,温润圣洁,似乎凌厉时光从未在他身上留下哪怕一丝痕迹。
  一时间,岳山心情复杂,莫可名状。
  反倒是宋缺在看见大德的一瞬仅仅眼神一缩,随后便若无其事地转开目光,看向坐在另一侧的四位僧人,忍不住心头惊呼:四大圣僧!
  四僧默然结迦跌坐,就像多了的四尊菩萨塑像,却又令人在视觉上丝毫不感突兀,有如融浑进空旷院落的空间去。
  一炷清香,点燃着插在供奉的鼎炉正中处,送出香气,弥漫园中。
  宋缺并没有被这种压人的神圣气氛所慑,踏前一步,恭敬一礼:“四位大师圣驾安祥,晚辈宋缺特来参见。”
  “阿弥陀佛!”
  四僧同喧佛号。
  四僧声音不一,声调有异,道信清柔,智慧朗越,帝心雄浑,嘉祥沉哑,可是四人的声音合起来,却有如暮鼓晨钟,震荡殿堂,可把深迷在人世苦海作其春秋大梦者惊醒过来,觉悟人生只是一场春梦!
  岳山和宋缺都生出异样的感受。
  嘉祥大师以他低沉嘶哑,但又字字清晰,掷地有声的声音道:“两位施主身携戾气而来,若能息止干戈,更是功德无量。”
  岳山微微一笑,从容道:“难得大师肯出手指点,我岳山怎可错过这踟躇已久的雪耻良机,莫非四位大师意欲代徒接战?”
  道信大师哈哈一笑,道:“这倒不必。”
  大德向着岳山合十一礼,“昔日之因,今日之果,贫僧当年修行不足,年轻气盛所招来的是非,终究要由贫僧自己领受。”
  岳山冷哼一声,手搭刀柄,刀未出鞘,已涌出源源不断的森寒刀气,一浪接一浪向着大德迫去,“和尚,起身接战吧!”
  整个院中霎时肃杀之意油然满溢。
  大德轻轻一叹,“接战倒也不必。”
  岳山眼神一冷,“和尚什么意思,莫不是岳某至今仍不值得你出手?”
  宋缺首次神色动容,预感到事情的发展与自己所想象的精彩一战全然不同,四大圣僧亦面面相觑,同感诧异。
  大德缓缓说话,声音很是安详平静,“岳施主,当年贫僧说是打你三掌,最终只打了你一掌,如今你若要讨回场子,想要砍贫僧一刀也罢,三刀也好,三十刀、三百刀也行……贫僧在此领受,打不还手,直到施主你称心如意为止!”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再次面面相觑,不知他发什么疯?
  若非为了保持圣僧的风度,道信险些去忍不住揪他耳朵,问他是不是活腻了,岳山这等资深宗师高手的刀子岂是好捱的?
  万一岳山全力以赴,保证一刀送他去见佛祖!
  岳山怒极反笑,“和尚自忖是金身罗汉否?”
  大德淡淡道:“岳施主要砍便砍,不砍就去食堂吃一顿素斋,然后出寺去吧。”
  岳山暴喝道:“那就瞧好了,看看岳某的霸刀是否吃素的?”厚背刀锵然出鞘,划破两丈空间,直击大德的皎洁光头。
  刀刃没带起任何破风声,可是在场外的宋缺,却清楚把握到岳山的刀气笼天罩地,大德除硬拼一途外,再无另一选择。
  同时岳山双目异光大盛,目注大德,暗忖:老子就不信你真的硬生生挨砍,只要你出手格挡,那就是应战了!
  “铛!”
  宛似金铁交鸣。
  以四大圣僧的禅修及宋缺的士族涵养,仍忍不住一阵目瞪口呆——在刀刃砍中大德白皙头皮的一刹那,隐约可见交触处一丝若有若无的金光闪过,除此之外再无异象,然而岳山如此雷霆万钧的一刀便即化为无形,连大德的头皮都没割破!
  什么横练功夫能挡宗师级高手携神兵利器的全力一击?莫非真是罗汉金身么?
  不光四大圣僧及宋缺难以置信,岳山同样无法接受,因此他再次暴喝一声,抽刀旋身,又是运足十成功力的一刀狠狠砍向大德的胸膛。
  “铛!”
  金铁暴鸣再响。
  大德上身的衣衫给刀气爆开,化作翩翩蝴蝶四散了去,现出一身白白嫩嫩,更胜女子的雪腻肌肤,而刀刃就那么止在胸膛肌肤之外,连陷入肌肤一分一毫都难以做到!
  四大圣僧和宋缺凭着高明的眼力,再次捕捉到了大德中刀瞬间肌肤上那一闪而逝的金光。
  “不可能!不可能……”
  岳山怒喝连连,对着大德身上各个要害不住挥刀猛劈,状若疯狂。
  宋缺看得牙酸,不忍直视,同时亦心生兔死狐悲之感:换了是我,全力一刀能够斩破大德禅师的不坏金身吗?
  好半响,岳山真力不济,踉跄着后退几步,兀自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大德抬起葱白如玉的手指弹了弹左胸被砍得次数最多的地方,发出一阵金铁撞击的铿锵声,只让四大圣僧和宋缺一阵无语。
  “岳施主够了么?若是够了,就请去食堂吃一顿素斋,然后出寺去吧。”
  “噗!”
  岳山仰天狂喷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欲坠。
  宋缺眼疾手快,连忙把他扶住,向着四大圣僧和大德微一颔首,“叨扰五位圣僧了,宋某告辞!”言毕扶着岳山踉跄离去。
  出了寺门。
  岳山缓缓推开了宋缺,深吸口气,惨然道:“什么天下第一刀,连层又滑又嫩的娘们皮都破不了!”
  顿了顿,直视宋缺,“我俩这一战也不必打了,谁能够斩破那臭和尚的不坏金身,谁就是无可争议的天下第一刀!”
  宋缺默然无语,心知大德禅师的名号将在自己磨刀堂的磨刀石上留存很长一段时间,至乎一辈子!
  ……
  番外未完!